菜单导航

从诗词中,看古人如何吟咏中秋节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5日 06:03:37

  中秋佳节,品尝的是月饼,观赏的是满月,珍惜的是团圆。赏月之时,古代的无数文人骚客,有感而发,给我们留下大量佳作,诗词歌赋浩如烟海。如今翻阅这些优美的篇章,仍会惊叹不已。

  《桂花月兔图》扇页清李世倬绘故宫博物院藏

  月亮是诗人最钟情的题材

  在诗人的眼里,月亮总是最为钟情的题材,古代描写月亮的诗词多到不可胜数。在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之中,就有一首《陈风·月出》: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这首诗以月起兴,描绘了心爱女人的姣好容貌,也写了内心在追求爱情中的焦躁心情。诗中的僚、懰、燎是形容人的容貌美好,而悄、慅、惨则是指诗人的内心不安。

  月亮之所以会被诗人所钟情,是因为在天体中,月亮最为变化多端,它有盈亏圆缺,它有新残朔望,有上弦下弦,它满月如盘弯月如弓,它还有红月如血……在我们这个农业国,月亮还与历法、节令、劳作、经济、社会交往以及阴阳学说等各个方面都有密切关系。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生活中的很多事,譬如庙会、集市都是按“月”举行的。在月光如洒的夜晚,有很多农活也都可以进行。

  人们喜爱月亮,把很多美好的传说都寄托在它身上。关于月亮的传说起源很早,在屈原的楚辞《天问》中就有月兔之说。除了月兔,还有嫦娥、吴刚、月桂、金蟾、广寒宫……其实不单是诗人,整个民族的想象力都交集于此了。

  由于对月亮的喜爱,人们给与月亮好多名字,比如玉兔、玉盘、素娥、冰轮、玉轮、玉蟾、桂华、桂魄、蟾蜍、顾菟、婵娟、玉弓、玉桂、玉钩、玉镜、冰镜等等。李白有一首《古朗月行》就是将月亮称作白玉盘的。用字不直说而用代字,这种情形在古诗词中是大为流行的。南宋沈义父在《乐府指迷》中说:说桃不可直说破“桃”,须用“红雨”、“刘郎”等字;咏柳不可直说破“柳”,须用“章台”、“灞岸”等字。对此,王国维颇不以为然,他以周邦彦词《解语花》中“桂华流瓦”为例,说境界虽妙,“惜以‘桂华’二字代‘月’耳。”

  中秋节的起源和月亮密不可分。中秋节源自天象崇拜,由上古时代秋夕祭月演变而来。祭月是古代我国一些地方对“月神”的一种崇拜活动,二十四节气的“秋分”,是古老的“祭月节”,后演变成了以“家庭团圆”为主题的祭祀仪式。现存文献中,“中秋”一词最早见于汉代,成书于两汉之间的《周礼》中说,先秦时期已有“中秋夜迎寒”、“中秋献良裘”、“秋分夕月(拜月)”的活动。

  唐诗咏月贵在意境

  汉代已有过中秋节的习俗,但中秋节作为一个节日得到官方的认可,大约是在唐代,《唐书·太宗记》记载有“八月十五中秋节”。唐代帝皇中,唐玄宗游月宫的浪漫传说就和中秋节有关。相传某年八月十五之夜,唐玄宗在宫中祭月时随侍道人作法,将手中拐杖化作空中银桥后,步入月宫。但见门楼匾额上书“广寒清虚之府”,门口的高大桂树下白兔正在捣药,宫内嫦娥诸仙女在悠扬的乐曲伴奏下,翩翩起舞。玄宗从月宫归来后,命人整理出暗自记下的舞曲,命名为《霓裳羽衣曲》。

  在我们熟悉的唐代诗文中,有很多中秋赏月、饮酒、赋诗的习俗。中秋赏月风俗在唐代的长安一带极盛,许多诗人的名篇中都有咏月的诗句,并将中秋与嫦娥奔月、吴刚伐桂、玉兔捣药、杨贵妃变月神、唐明皇游月宫等故事结合起来,使之充满浪漫色彩,赏月吟诗之风大兴。

  在著名的古诗十九首中,至少有四首都写到月亮,比如《明月皎月光》《青青河畔草》《孟冬寒气至》《明月何皎皎》等。在以月亮为题材的古诗中,李白的一首《月下独酌》是非常有名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在这首诗中,李白再次给我们展示了他恣意的潇洒和漫无边际的想象。文字间表达出诗人内心的孤独与失意,让读到这首诗的人都有所动。

  当然,与月亮相关联的诗中,李白的《静夜思》更为出名,达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首诗把思乡情与月联系在一起,成了每个远离家乡之人的共同情感。诗中的“床”是有争议的。李白还有一首诗也写到了“床”,《长干行》诗中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样的句子。这两个“床”都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床,有学者认为应该是一种类似马扎的坐凳,还有人认为是井栏,因为在《康熙字典》中,对于这个“床”字有另一种解释,那就是“井干曰床”。

  从咏月的意境来说,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由景入情,给人雄浑阔大之感。与“海上生明月”一样,张九龄的“孤鸿海上来”在意境上有异曲同工之妙。

  唐代文学家刘禹锡一首《八月十五夜玩月》是具体写中秋之月的:

  天将今夜月,一遍洗寰瀛。

  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

  星辰让光彩,风露发晶英。

  能变人间世,翛然是玉京。

  这首诗不单把中秋月夜的情景写得十分真切,还在最后发出了天道恒常、世道沧桑的感慨。刘禹锡一生坎坷,他的很多诗里都会有类似的感慨,比如《前度刘郎》,比如《西塞山怀古》,比如《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推荐文章
2019年11月29日 22:09:56
2020年03月28日 11:52:27
2020年07月18日 10:50:53
2019年10月12日 12:34:29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