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江南春: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9月14日 17:56:52

  过去的2019年,分众传媒市值跌了一半,遭遇自2008年之后的又一次危机。下半年开始,江南春带领分众迅速做了客户结构调整,调整业务方向。

  或许是很早就清楚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江南春坚定地视广告为一生的事业。作为一家数字传媒帝国的缔造者, 年已47岁的他仍奔赴在广告一线,以客户为中心,视创意为生命,这也为他搏得一个“广告狂人”的名头。

  

江南春: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

  触底反弹后,分众终于在2020年第二季度整体“回暖”,股价回升。后来他总结:2019年是最差的一年,也是最好的一年。

  经历过数次难关,这个一度渴望自由和诗歌,但总停不下来的分众传媒掌舵人,相比较十年前的感性和意气风发,如今似乎更加佛系和坦然了——“认命”、“踏实了”、“没有幻想了”……在《至少一个小时》节目里,面相憨厚的江南春直抒胸臆,表达坦诚,甚至略显偏执。

  话语之间,他坦荡面对自己过去的失误,认清现实后自我革新,面对新进入的竞争对手也自信分众优势不可战胜。这位经历过坠落的企业家,反弹起来后反而更有自信和力量。

  这位偏执的广告狂人,将带领分众走向何处?他们的选择,又将如何影响广告这个创意行业的未来走向?在《至少一个小时》节目中,我们试图找寻答案。

  一、生不逢时?有人生来就要做广告,而不是写诗歌

  如果不是投身广告江湖,47岁的江南春没准会成为当今中国诗坛赫赫有名的人物。

  在1988年那个时代,对诗歌近乎迷恋,以及想通过写诗来“撩妹”的江南春加入了学校诗社。但当他终于成为诗社社长后,诗歌却逐渐不吃香了。

  为了拯救诗歌,江南春在一百张海报上写上诗意的广告语,贴在寝室、食堂、澡堂门口等女生必经路径,吸引她们去参加诗会。

  后来总结,自己能顺着目标受众的核心生活轨迹把广告植入进去,这种能力应该是天生的。也是从那以后,他的广告才能开始显露出来。

  那次诗会,虽然当天学校礼堂人山人海,吸引来了很多女生,但当江南春朗诵到一半的时候,女生们基本都退场了——广告成功了,但诗歌没成功。

  虽然获客成功了,但消费者进来后没有留住用户,说明产品不够好。“诗会回去后,我们反思,就知道诗歌不行了,咱换一个地方吧。”

  他感叹生不逢时,“时代变了!”

  如今来看,江南春一生中对广告的狂热,实则发迹于当时在诗歌上的失意,歪打正着在时代洪流下成就了另一番事业。

  1988年的那个故事,似乎也暗示了分众未来的命运起伏:时代永远在变,分众也要不断革新。

  之后2003年,时年30岁的江南春凭借电梯广告杀入传媒市场,随后赌上5000万身家开启了野蛮扩张之路。

  短短两年时间,分众传媒就成功敲钟上市,这是一个方寸之间,厚不过3厘米的液晶电视广告所创造的商业传奇,一时间江南春身价暴涨至60亿人民币,一匹黑马快速成长为传媒大鳄,那时的江南春不过只有三十三岁。

  二、是非即成败:恶念一旦产生就不会有好结果

  若以分众的发展历程作为参考,江南春的商人生涯中,应该经历了两次巨大危机和考验。

  第一次是在2008年。这或许也是江南春和分众一路走来最漫长的一年。

  当时的分众正春风得意,创立两年后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为了给资本市场讲更好的故事,让股价和市值更“性感”,分众一路来边收购公司边疯狂扩张,高歌猛进中市值一度冲到86亿美金。

  

江南春: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

  感性的江南春也在这场看似成功的狂欢中萌生了退意,他认为卸任后能节省出50%的精力,想当投资人、思考创意,甚至会有更多的时间写写文学和社会评论,最好还能写出优秀的影视剧本来。

  但此时的江南春并不知道,分众的前路上还埋伏着一道道坎,时间也没有给他成为一个文学家的机会。

  2008年底到2009年,分众的股价遭遇了纵向腰斩,留下来的只有6亿美金,8(80亿)没有了。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紧接着央视“3·15”报道了分众旗下公司给用户发垃圾短信广告。分众忍痛砍掉这部分业务,市值又跌了十几亿美金。

  “在那个时间,各种各样的事情就‘离奇般发生了’,许多事情集中在一起撞击,后来我就认命了。”

  因为分众股价和市值一跌再跌,江南春不得已再次回归出任CEO,亲自掌舵分众。

  试图退出广告江湖没有成功,反而面临接踵而至的难题和挑战,江南春将此归结为“恶念”。恶念一产生不会有好的结果。

推荐文章
2019年10月12日 12:34:29
2019年11月29日 22:09:56
2020年07月18日 10:50:53
2020年03月28日 11:52:27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