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轮明月,千种情思,品味古诗词中的明月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8月15日 00:02:57

  世上任何事物,及不上月亮给人的婉约、清寂之感。古人是爱月的。咏诵的主题总和月亮脱不了干系。大概人到了晚上的时候更容易诗兴大发。白天沉淀许久的感情终于在皎洁的月光下得到了释放。

  

  杂诗三首·其三唐代: 沈佺期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在征夫眼里,这个昔日和妻子在闺中共同赏玩的明月,不断地到营里照着他,好像怀着无限深情;而在闺中思妇眼里,似乎这眼前明月,再不如往昔美好,因为那象征着昔日夫妻美好生活的圆月,早已离开深闺,随着良人远去汉家营了。这样的意境当然不止是思念,更是对自己故乡生生世世的眷念。雨霖铃·寒蝉凄切宋代: 柳永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是我读的宋词里面最凄冷的月亮。离别在即,要走的还是走。一去经年,从今以后,只能睹物思人,更添离愁和伤悲。送许左丞至白沙为舟人所误宋代: 左纬短棹无寻处,严城欲闭门。水边人独自,沙上月黄昏。老别难禁泪,空归易断魂。岂知今夜梦,先过白沙村。

  

  无法想象古人远征他乡的艰苦和夜夜无法入眠思乡的心。我想,在那样一个荒蛮的时期,除了渺茫的信念支撑着那些饱经沧桑的老兵以外,任何的物质和引诱,都不能使他们动容。也正如此,他们的月亮总是和黄昏紧紧的连在一起。容易消逝的愿望,不息的信念。采莲令·月华收宋代: 柳永月华收,云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时情苦。翠娥执手送临歧,轧轧开朱户。千娇面、盈盈伫立,无言有泪,断肠争忍回顾。一叶兰舟,便恁急桨凌波去。贪行色、岂知离绪,万般方寸,但饮恨,脉脉同谁语。更回首、重城不见,寒江天外,隐隐两三烟树。

  

  月亮已收起了光华,云淡淡的,地上有霜。斜月西沉,霜天破晓,执手相送,情何以堪!很怕看柳永的词。老怕走不出来。这首好些。还是淡淡的忧愁。但凡他笔下的月亮,总是长了翅膀般的天使,自如地把感情和意境一一泄露出来。夜泊宋代: 周密月沉江路黑,傍岸已三更。知近人家宿,林西犬吠声。

  

  那是一个人的回家。夜幕沉沉,想着家里的人切切地等待,步履也不由加快。生活的艰难竟是不能自己做主。总是起早摸黑。然而,还是有些安慰。还是可以泊岸。夜月唐代: 刘方平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写月,也不细描其光影,不感叹其圆缺;而只是在夜色中调进半片月色,这样,夜色不至太浓,月色也不至太明,造成一种蒙胧而和谐的旋律。万事万物,好似沉睡中惊醒一般,慢慢睁开了眼睛,柔柔地感觉。都是新的开始。枫桥夜泊唐代: 张继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