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暗香浮动读宋词\王鹤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6月08日 10:28:31

  沈祖棻既是著名学者,也是才华横溢的词人,被誉为当代李清照。《宋词赏析》(沈祖棻《宋词赏析》陕西师範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是她解读宋词的名作,那些自出机杼的见识与文字,惹人入神。

  沈祖棻在《宋词赏析》裏告诉我们,即便苏东坡这样擅作“大江东去”、“老夫聊发少年狂”等俊朗、豪爽调子的大家、一个流派的开拓者,也并不乏“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之类温柔缱绻之语,只不过,格调并不浮艳。

  宋词产生的时代、它宣洩的情绪与频繁出现的意象,都显得有些“隔”了。如今到哪裏去领略“月台花榭、琐窗朱户”、“瑞脑消金兽”、“凤髻金泥带”呢?我们耳边瀰漫的流行乐曲,常常诉说浓情蜜意与惆怅感伤,往往写得善解人意。

  不过,偶尔翻翻宋词也会发现,跟这些柔婉、修饰的句子比较──“彷彿这是一场梦,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月色朦朦夜未尽,周遭寂寞宁静。桌上寒灯光不明,伴我独坐苦伶仃,人隔千里无音讯,欲待遥问终无凭”;“如果爱情这样忧伤,为何不让我分享”──还是可以触摸到,古代与当今的流行歌曲,有某种奇妙的牵连。

  沈祖棻说,晏几道《临江仙》中的名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是从五代翁宏《春残》诗中照搬的,但放在词中,确实又比翁诗更觉珠联璧合并得以流传,其间涉及到风格学的问题。这让人联想到曾经脍炙人口的《涛声依旧》。不少人发现,这首歌的意境几乎是张继《枫桥夜泊》的借用,但人们并不因此否定歌词作者陈小奇对古诗有创意的借鉴,《涛声依旧》也一度成为流行歌的顶尖代表。

  由此我们也可发现,唐诗宋词等确乎是某个时代的专利,她们不可能也没必要在今天复活或被複製;但即使我们早已进入瞬息万变的新时代,前人那些灵敏、丰饶的韵致,洞幽烛微的才情,仍旧让我们满怀景仰与感激──交通的便利使得羁旅的漫长与艰辛减弱了,但永远会有分离的亲人为别情苦恼;男女之间不再有授受不亲的障碍或陆游、唐琬似的悲剧了,但为情所恼、为爱所伤的痴男怨女,总是一茬茬层出不穷。伤感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念两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