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阎真:人文精神仍在打动如今的年轻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5月23日 15:58:22

“称得上当代经典的诗人,也许在海子那里就已经划上句号了。”著名作家、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阎真,4月29日在“青春如诗——‘拿云志’新书首发暨文学对谈活动”中如是说。阎真被誉为湘派小说的领军人物,鲜有人知的是,他也和诗歌有缘——曾在1980年代初担任过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社长的他珍藏有海子多篇诗歌的手迹。“拿云志”丛书中的《面朝大海——海子经典抒情短诗选》,是这些抄写在“北京大学论文用纸”上的海子手稿第一次在公众面前亮相。

“当代经典诗人,也许在海子那里就已经划上句号”,这是阎真的一家之言还是普遍的共识?需要时间去揭晓。但海子和海子的诗歌被人提及和引用的频率,无疑在中国新诗界无人出其右。“能被海子诗歌所触动的人是幸福的。”主要从事新诗研究、当代汉语诗歌批评的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员荣光启,是《面朝大海——海子经典抒情短诗选》的编选者,他之所以编选海子的诗歌,目的是“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诗歌传播呈现出小众化趋势的当下,我们和阎真一起探讨,包含文学、哲学的人文精神是否还能打动当代年轻人。  撰文/本报记者刘建勇特约撰文袁甲平

上世纪80年代学习中文比现在热得多

20世纪80年代,生产力和思想都刚刚得到解放,物质生活相对简单,精神产品的品类也相对较少,诗歌作为最能与人的情绪、思想产生共鸣的精神产品受到了狂热的追捧。这是中国新诗发展历程中绝无仅有的黄金时代,优秀诗歌和优秀诗人可以用井喷来形容。阎真作为北京大学五四文学社的社长,也非常热爱写诗。

提问:上个世纪80年代,是中国文学和诗歌狂飙突进的时代。您是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曾是北大五四文学社的社长。那个时候的北大、那个时候的北大文学是怎样的?

阎真:那时的学校里面,的确有一种诗歌的氛围。不知道是不是小说不大方便面对面的交流还,学生中写小说的不多,写诗的非常多,当年的诗人也非常有才华。但是,这些诗人都消失、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每当我回忆起那个时候,心里总有一种感伤:当时那些有灵性的女孩子,还包括一些学理科的女孩子,还有那些外校来我们学校卖诗歌集的理工科的男孩子,诗写得那么好,他们到哪里去了?他们怎么没在中国文坛出名就沉默了?

当时的确是诗歌非常兴盛的时代,不但文科的同学喜欢,理科的同学也喜欢诗歌,文学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我举个例子:我们那一届北大中文系的文学班是60个人,分文一班文二班,我是文二班的,我们班有4个同学是他们各自所在省份的文科第一,人才高度集中,这说明中文的热度比现在热得多。

我当时是五四文学社的社长,搞过一些活动。有一次活动,我组织了十几个人去西山鹫峰去玩,其中就有好几个写诗写得好的理工科女生,现在她们可能快60岁了,不知道她们今天在哪里。那种青春气质和优雅,直到今天还时时在我心里浮现。还有外校的男生,把自己的诗歌油印成集子,在我们的食堂门口卖,三毛钱一本,我就买过一本,诗写得非常好,非常有历史感和生命感。他们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我在北大毕业那一年,有出版社出了本舒婷、北岛诗选,有个学生进了500本,卖5块钱一本,很快就卖光了,大家都很喜欢这个东西。我手中有本《新诗潮诗集》,保存了快40年了。编者是老木,收集的是当时最有名的朦胧诗。这个集子里面没有海子,当时海子还没有出名。

提问:诗人是北大最独特的一道风景线。我们今天谈论的海子,也是北大的学生。阎老师和海子是校友,拿云志丛书中《面朝大海——海子经典抒情短诗选》里的手稿也是您的个人收藏,能不能请您谈谈和海子的交往?

展开全文

阎真:海子比我高一届,我在北大四年,没有听说过海子。海子当时并没有出名,哪怕在校园诗人中,也没有海子的地位。但海子肯定和我有过交往,不然他的手稿不会到我手里来。但是手稿是怎么到我手里来的,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在十多年以后海子的声誉已经如雷贯耳的时候,我去清东西发现的:“哎呀,这个手稿是海子的,我这里还有这么珍贵的东西。”

海子的名声是他在去世之后获得的。他的诗歌也值得享誉这样的名声。他去世32年了,今天我们还有这么多人朗诵他的诗、出版他的诗集,这是多么高的荣誉。但是,在当时的北大,他并不是有名的或者引起注意的诗人。海子的真正的爆发期可能只有四五年。我非常遗憾,这么一位有才华的诗人为什么会结束自己的生命?这真的是非常不可以理解。也许他看世界的眼光、体验世界的方式就是与众不同。所以说,像我们这种世俗的人无法理解的事情,他做出来了;无法写出的诗,他也写出来了。

“我很欣慰20年前写的东西还能触动今天的读者”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