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蒋巷故事汇编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03日 09:57:38

专题:常德盛幸福蒋巷的领头人

安家牛车棚

每个人都有“金色童年”和“纯情少年”的时期。这是一个被人百般呵护、宠爱,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龄段;一个阳光灿烂,百花争艳,充满幢憬,只想调皮、撒娇的岁月。可在常德盛的记忆里,童年少年的时光是灰暗的。他是在苦水里泡大的苦瓜,尝够人间苦难……

那年冬天特别冷,未到冬至苏南大地飘起雪花,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明清时代堪称江南大动脉的盐铁塘,有条南北方向的支流马池泾,此时行船稀少,在直塘通往任阳的河道上,却有一艘小木船冒雪前行。那船方头方尾,船舷和船板沾满泥巴,船头上放着一把树棍作柄的扒泥畚箕,是一条“苏北”扒泥船。

船上扳双桨的是个年近四十的汉子,蓬松的头发,苍黑的脸,上身仅着一件补丁夹袄,腰间束一根粗大草绳,下身灰色粗布裤的宽大裤管在寒风中飘动,显得格外寒酸。顶着破席篷棚、垫着干稻草的船舱里,一个面黄肌瘦裹着一件开花棉袄的中年汉子捂着胸脯不停地咳嗽,一位年轻少妇怀里拥有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小女孩哭闹着:“妈妈,我饿……”少妇一脸无奈,噙着泪说:“乖孩子,一会儿我们到了马沙村,爸爸会给我们弄来吃的,别哭,别哭……”

雪,仍下个不停,船,在缓缓前行。

船上扳桨的汉子叫常阿三,苏北东台人。他饱经沧桑,9岁丧父,15岁亡母,18岁那年背井离乡,跟随长他3岁的哥哥常阿大撑着一条扒泥船过江,到太仓沙溪镇一带为农家扒泥。天天起早摸黑,一天的劳累换回二三升谷。由于辛劳过度,常阿大患上了黄疸肝炎,没钱治病,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一家人生活的重担便落在常阿三一人肩上。

常阿三28岁那年,娶了一个苏北扒泥女子常阿宝做妻子。由于同是苦出身,婚后常阿宝不仅对常阿三贤惠体贴,而且对常阿大也百般照顾。一家人和和睦睦,美中不足的是,结婚2 年阿宝未见身孕,小两口看上去满不在乎,急的倒是常阿大,他建议弟弟去养育堂抱孩子。不久,阿宝到沙溪附近的养育堂里抱回一个可爱的小子,取名根生。一年后,阿宝怀孕了,不久生下一女,取名凤珍。这就是眼下船舱里拥在阿宝怀里的一男一女。

为了生存,阿三和阿宝起早摸黑扒泥。常阿大在病情略好时也上岸要饭,然而就在三天前,常阿大到太仓王秀镇上一家吴姓的土豪家里讨饭,被吴家人认出是常阿三的哥哥,便把他绑起来关在柴间里。原来几年前常阿三为娶常阿宝,托人到吴家借了5个银元,讲定次年3月份归还。可随着哥哥常阿大患病,家中又陆续添丁,常阿三哪有余钱还债?吴家几次前去讨债都空手而归。常阿三是瞒着哥哥的,他生怕哥哥担心。常阿大不知道这段隐情,直闯“虎穴”,于是惹下大祸。常阿三知道哥哥被扣,急得团团转。他在这里举目无亲,有谁能帮助他家渡过难关呢?左思右想,还是把扒泥换来准备过冬的8斗谷子送过去救哥哥。他和阿宝连夜撑了扒泥船把谷子送去,可狠心的吴增兴说:“当初的5个银元,现在利滚利少说成了20个银元了,这几斗谷能值几个钱!”说罢,掏出一张发黄的纸说:“这借据上写得明明白白:三个月内,借一还二,超过三个月,借一还三,再超期再加……”说话时,吴的贼眼不停地往常阿宝身上打转。半响又说:“如果你年轻的老婆能在我吴家帮佣一年,那这笔账两清了……”

常阿三在借据上按手印时,哪里知道借一还二、还三的内容。可那张纸在他手中,他有理也不能申辩,又见吴增兴那对不怀好意的贼眼,顿时胸中怒火升腾。可常阿三又不好发作,要不是吴增兴两旁站着两个彪形大汉,他会走上去扇他两个耳光。眼下,只好用央求的口吻说:“吴少爷,你也不能逼得这么急,我这几斗谷已是我们的命根子了。我老婆现在已有身孕,到你家做佣人是不可能的事。你好人做到底,再宽容我几天,我定会借足钱来还你的……”

好说歹说,吴增兴终于强盗发善心,让常阿三和哥哥离开了他家。

在回沙溪途中,兄弟俩沉默不语,常阿宝在旁唉声叹气。是呀,躲得了今天如何躲过明天,今后的日子如何过呢?

半晌,常阿大说:“阿三,看来我们要想个法子,避一避吴家恶少。按理说,我们给了他8斗谷,己经清帐了,可他还纠缠不清,现在恶人当道,我们是拿他没办法的。”

“我也在这么想,但是能避到哪里去呢?”常阿三皱着眉说。

“要不,我们到马沙村去?”常阿大沉思良久说,“前几

天,我到直塘乡下要饭时,碰到了一个叫陈桂林的人,这人心地善良,为人厚道,也许我们去找他,他会给我们出主意的。”

“恐怕也只能这样了。眼下,这陈桂林不知在不在家?”

“估计快到年了,他人己经回去了。”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7:58:27
2019年07月17日 11:50:57
2019年07月12日 11:08:33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