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没有最完美的,只有最合适的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25日 09:43:50

亲爱的朋友,首先要感谢你今天请我去你的新公司做客。公司虽然不大,但五脏俱全,可以看出你对它倾注了全部的心思。

你问我:对你的公司有什么样的看法。我想对你讲述的,是我观察到的一些细节和一些想法,仅供参考。

你的办公室宽敞明亮,装修得体,门窗的隔音质量很好。可是大概正因为太好的缘故,你听不到门外两个女孩的嬉笑声,她们从指甲的颜色谈论到网店的促销,不亦乐乎。你走出门的时候,刚好她们聊得累了开始对着电脑敲文件,她们微笑着冲你打招呼,你也微笑致意。

然后你训斥了那个在旁边吃苹果的女孩,说上班怎么能吃东西呢?你没看到在你出来之前,她刚刚打过一个长长的电话,说得口干舌燥才成功帮公司做成一单大生意。

不要贸然对某一个员工下定义,你不知道的事多得是。观察日久,方见人心。

我们出门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在楼梯间哭泣的女孩,真的哭得很惨。你心软了,走过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抽噎着说是因为工作失误被主管骂,你安慰了她,又亲自把她送回工位,女孩破涕为笑,连声说谢谢老板。你也很高兴,可你大约没注意到,她主管尴尬的脸色。

“越权”不仅是下级对上级可能出现的问题,而且上级对下级也一样。

你自认体恤下属,却没想过挫折是每个人成长的必经之路。在像她一样的年纪,你也蹲在楼梯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是如果没有那样的你,也没有今天的你。

那位主管未必不这样考虑问题,只是你横插一刀的安慰,让她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仿佛父母教育孩子,祖母跑出来心啊肝啊地呼喝,孩子得意于逃过一劫,教育却就此失败。父母更是失却威信,不再有说服的底气。

再来谈谈你那天从牙买加带回的极品蓝山咖啡吧。端咖啡进来的小秘书手脚太过毛糙,洒了一小半出去,还弄脏了我的牛仔裤。你当时就皱起眉头,训了她几句,女孩的脸涨得通红,低着头出去了。

后来出门上卫生间,我路过她的办公桌,她不在,电脑开着,我无意间看了一眼,居然发现她在写小说。我很好奇,就坐下来读了一段,出乎意料的是,她文风清新,构思奇巧,颇有几分文字功底。

我回来后对你提起,你却嗤之以鼻。说这个文秘一天到晚不务正业,连咖啡都端不好居然还有闲情写小说,就应开除为妙。

我却想起前些天你还在跟我抱怨,说缺少一个得力的文案专员。我说这个女孩不是刚好吗?你摇头,她?她才高中毕业,都没上过大学。再说,小说写得好不代表文案也写得好。

文凭论早已过时,不拘一格降人才这种话,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里被充分实践着。你又焉知那女孩没有考上大学不是因为阅读了太多的课外书籍?她的内心世界,是否比那些上过大学却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还要丰富精彩?我们眼中的“不务正业”,也许正是不为人知的特长与惊喜。

何妨给她一次尝试的机会,也许就此改变她的人生与你的事业,亦未可知。

至于谁来给你冲咖啡,不必着急。我在洗咖啡杯时,美丽的前台小姐正巧也在洗手,仅仅是闻到了杯里残余的咖啡香,她就用惊喜的表情看着我说:“今天老板冲的又是蓝山?”然后我们探讨了一下煮咖啡的正确水温,以及口感的变化。我想,她最擅长的并不是在前台接电话,也许,她很乐于再增加一份与爱好相关的工作。

我旁听了一场你召开的公司会议,公司的几位高管都是外聘回来的精英,讲话引经据典,滔滔不绝。

然而连我这个外人都有所感觉—他们并不了解这个公司,更没有感情可言。他们所讲的都是在旧公司的经验;他们所希望的,是在这家新公司拿到更丰厚的薪水,得到更高的晋升;他们中间的大多数人,把这份工作,仅仅当做一份工作—这当然不是他们的错。

因为他们并不是陪同你创业的那些人,你经历的那些坎坷他们未曾亲见,你四面楚歌时他们一无所知,他们在最辉煌时为你锦上添花,却不知锦绣背后的针针刺痛。

最关键的是,你是否看到,当宣布这些新高管的名字时,那些陪你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们,眼里黯然的神色。

他们也许没有着名学府的毕业文凭,也没有读过 MBA;他们没有当过大公司的主管,只是陪你在创业初期东跑西颠,兢兢业业。他们忠于公司,并乐于为公司奉献自己的青春、热血和激情,他们很少对你抱怨和要求过什么,然而他们未必没有在心里暗暗希冀过,可以在公司有更好的发展。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8日 03:15:50
2019年07月12日 11:08:29
2019年07月12日 11:05:29
2019年07月12日 11:05:30
2019年07月12日 11:05:28
2019年07月12日 11:09:56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