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那个怀揣梦想的他,早就不知了去向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4日 04:31:40

  人,走着走着,就散了。

  我和胡大玄的故事就是如此。

  我们村就胡大玄一家姓胡的,其他的都姓王。我们两家相距不远,那可是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发小。小学时他是班长,我是副班长。

  我老家上房屋门后面歪歪扭扭的用粉笔写着两个名字,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胡大玄,这两个名字是我写的,粗略算来应该有30年了。

  后来,从初中到高中,我们都同校。

  那时,大玄是我的偶像。

  大玄高我一头,比我壮实多了。这家伙不但学习好,篮球打的也比我好。那时最烦周末回家,我妈总说,看看人家大玄,学习好,个头高,你可要用功啊。

  在学校,我总是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在操场上漫步,夕阳的余晖照在他高耸的颧骨上,他一甩头,头发在微风中扬起,我说,大玄,你真帅。

  大玄会像大哥一样摸着我的头然后把我搂在他的腋下,哈哈大笑着说,王小舟,不要搞个人崇拜啊!

  他的胳膊真有劲,弄的我生疼,我问,大玄,你的梦想是什么?

  他放开我,抬头看看蓝天,再低头沉思,之后一下跳到水泥做的乒乓球案上,紧握右拳,用力挥动着说:好好读书,改变世界。

  我和大玄一起大声唱道“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我清楚的记得,回去后,我在新华字典上写下自己的第一个座右铭“好好读书,改变世界!”

  后来,我上了大学,大玄上了师范。

  1998年毕业,我们这届大学生算是赶上国家分配的最后一班车,我们重回这个城市。

  大玄去了一个行政部门,我则留在了现在的工作单位。

  那年夏天,成皋路夜市,羊肉串在烤炉上滋滋作响蔓延着诱人的香气,我和大玄一穷二白,只能买两瓶啤酒,一把羊肉串,我们和其他人一样光着膀子坐在大街上,却只敢一口一口的小饮着啤酒,直到深夜。然后,大玄去了我的单位,他看见我在办公室打地铺,一张凉席和一个从老家带来的母亲缝制的花布被子便是我的全部家当。

  我们没有喝多,但我俩却哭了。

  我们终于走出了农村,留在了城市。

  自行车是我和大玄主要的交通工具,我们开始在下班后去熟悉这个已经真正属于自己的城市。

  那时的街道汽车很少,偶尔有一辆桑塔纳驶过,我们都会疯狂地追赶一段,直到小车从我们的视线消失,能多看一眼都是美的。

  我们停下来喘气,我和大玄早已经是浑身湿透,大玄说,咱俩未来也得有一辆这样两头尖的小汽车。我说,那得多遥远啊?!

  2001年,大玄结婚。大玄这鳖子好福气,老丈人直接陪送了一辆桑塔纳。

  2002年,我结婚,我还是骑我的自行车。

  有车真好,它缩短了两个城市之间的距离。那些时日,大玄驾车,我们夫妻四口来往于郑州、洛阳、开封之间,汽车在公路上飞驰,两旁的树木、房屋、农田、行人不断的退出我们的视线,就像接下来的我和大玄一样,渐行渐远。

  工作之余,大玄做起了生意,他的哥们越来越多,他总是会提前给我电话,约我晚上吃饭。我去了,人很多,我却都不认识。

  大玄的酒杯不断地和他的那帮哥们儿的相互碰撞,他说,感情深一口闷,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他端着满满的酒杯故作镇定地往嘴里塞,啤酒顺着他的嘴角外溢,流到他鼓鼓的肚皮上。

  我陪他上洗手间,前脚进去,他刚吃进肚子里的食物和酒精就喷薄而出,他痛苦地趴在墙角,我看见他满眼的泪,之后他用凉水冲洗。

  我说,大玄,天天这样可不行,身体要紧,少喝些。

  大玄说,你不懂,今天这酒喝了我几十万的生意就定下来了。

  我把大玄拖进他的车里,他像死猪一样躺在后座上,我问,去哪?他说,桑拿去。那个时候满城流行桑拿洗浴,我也挺喜欢,就是财力不够,只能跟着大玄去享受。

  大玄已经尿湿了裤子,我帮他脱掉衣服,他一个翻身就睡着了。

  我不饮酒,但我却要陪大玄在烟熏火燎的空气中酩酊大醉,看他一口喝下一杯白酒,我的心都是疼的,我真的适应不了。

  我开始找各种理由推辞,慢慢的,大玄也便不再约我。

  大玄继续他的酒,我开始在闲暇时光静心阅读,也偶尔尝试写写小文。

  2005年初,大玄的孩子出生,他喝醉后拉着我的手,趴在我的耳边告诉我去年挣了50万。同年,大玄换了车,换了房子。

  我给大玄电话,说老婆要生产了,能借一万块钱不?

  他说,来吧,我在牌社。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26日 11:39:48
2019年08月24日 13:27:22
2019年08月31日 07:46:05
2019年08月02日 11:38:53
2019年08月21日 07:55:38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