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清华附小校长窦桂梅:不阅读的孩子,是潜在的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3月08日 18:48:41

早上好!大家在这里相遇不容易,是种机缘。我知道有家长从很远地方过来,我现在脸和眼睛也还是肿的。但没关系,今天我不想以一位校长的身份,就想以一个普通母亲的感觉,和各位谈谈,怎么做一个家长。

猜猜我有多爱你

我从一个小故事说起。 《猜猜我有多爱你》是一本我必须要推荐的书。这本书在英国几乎人手一册。如果你们家里还没有的话,应该买一本。如果你不愿意买,来找我,我愿意送你一本。以及读这本书时,必须图文对照。

故事里有一只大兔子和一只小兔子。小兔子要上床睡觉了,它紧紧抓住大兔子的长耳朵,它要大兔子好好地听她说,“猜猜我有多爱你”。大兔子:“噢,这我可猜不出来”。“这么多”,小兔子把手臂张开,开得不能再开。大兔子的手臂要长得多,也张开手说“我爱你有这么多。”

嗯,这真是很多,小兔子想。于是小兔子换了一个办法,说“我的手举得有多高,我就有多爱你”。大兔子也高高举起双手,说“我的手举得有多高,我也就有多爱你”。 这可真高,小兔子想,我要是有这么长的手臂就好了。小兔子又有了一个好主意,他倒立起来,把脚撑在树干上,“我爱你一直到我的脚趾头”。 他说。小兔子又笑着跳上跳下,说“我跳得多高就有多爱你!”

“我跳得多高就有多爱你。”大兔子也笑着跳起来,他跳得这么高,耳朵都要碰到树枝了。这真是跳得太棒了,小兔子想,我要是能跳得这么高就好了。“我爱你,像这条小路伸到小河那么远”,小兔子喊起来。“我爱你,远到跨过小河,再翻过山丘”,大兔子说。这可真远,小兔子想,他太困了,想不出更多的东西来了。他望着灌木丛那边的夜空,没有什么比黑沉沉的天空更远了,说“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

大兔子低下头来,亲了亲小兔子,对他说晚安,然后微笑着轻声说:“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再从月亮上,回到这里来。”

哎呀, “我爱你一直到月亮那里”,这句话简直太精彩了。第一次我读到这时,我热泪盈眶。今年清华附小的年度语就是“猜猜我有多爱你”,可能你是大兔子,可能你是小兔子,今天都请将“猜猜我有多爱你”送给家人。

今天回到家,进门第一句话请试着说一次“猜猜我有多爱你”,也许你从没这么说过,这不是你的表达方式。也许你和老公或老婆说完,TA会回头说,“咋的了你这是,谁给你培训去了?”但是,TA会发现,你的语言风格原来也可以如此温存。

我也是一个母亲,我有自己的孩子,有自己的家庭。在座的各位都一样,孩子是我们生命的延续,在面对大兔子和小兔子的时候,我们能否用这样一种温度来表达我们的心情。

有一句话我百读不厌, “一个孩子向最初的地方走去,那最初的便成了孩子生命的一部分。”我是东北人,如果你没有审美和心情读这句话,就会是“一个孩子他咋的了,向啥最初的地方走去,那赶紧去吧……”但你真的懂得这句话里面的分量吗?

我是在农村长大的,我爸就和我说,咱家这块地阿它种啥就长啥。还真的是,一年四季,春天种什么,秋天就长什么。我当老师时,校长和我说,“小窦阿,班一定要好好带,孩子就是你的影子呀”,我说“哦”。

我现在做了校长,读到帕夫雷什中学里苏霍姆林斯基的一句话“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后来又在《凭良心管理》里读到了另一句话,“一个人有的时候真的能拯救一个企业”。同样地,一个孩子遇到一个怎样的母亲和父亲,给他的影响会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再回过头来看这句话,你就真的能体会它的分量,一个孩子最初遇到了什么,当成为他一部分的时候,是多么地可怕。可怕到必须让你去警醒和反思。

我们的母语,你们把它搁哪去了?!

苏步青担任复旦大学校长时说, “如果允许复旦大学单独招生,我的意见是第一堂课就考语文,考后就批卷子。不合格的,以下的功课就不要考了。语文你都不行,别的是学不通的”

我为什么把语文叫母语,这个我反反复复地讲过。因为我们没有权利,不热爱自己的母语。一个孩子从出生之日起就界定了他的民族语言和一生的精神格局。一个人语言的涵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他的文化素养。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