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把“家”安在学生宿舍》和《妈妈与“小萝卜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9日 12:54:26

点击标题下「昆明女声」可快速关注
有什么事,我第一个跑出去,可以挡点儿什么。
——张桂梅心声
近日,由云南省委组织部编写的党性教育教材《我有一个梦想——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张桂梅的故事》已在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今天,我们选发书中的《把“家”安在学生宿舍》和《妈妈与“小萝卜头”》以飨读者。
《把“家”安在学生宿舍》
张桂梅无儿无女,无车无房,连工资卡都交到财务部门开支。过去,她和儿童之家的孩子住在一起;现在,她就住在女高三楼女生宿舍的一张小床上。这张小床和宿舍里其他高低床没什么不同,张桂梅选它,只是因为靠近门。
“有什么事,我第一个跑出去,可以挡点儿什么。”别人问起,张桂梅回答得理所当然。所以她总是和衣而卧,一方面孩子有事时她可以节省爬起来的时间,另一方面也能减少穿脱衣物的时间。
张桂梅的床旁边还有一张床,这是留给需要特别照顾的孩子的。高一下学期,学生李思思的精神状态引起了张桂梅的注意,她让李思思住进了自己的宿舍。晚上,她试着和李思思聊天,希望能帮助她解开心结,但孩子不给她任何回应。“不愿意说话也没关系,总归有我看着。”张桂梅这样想,但她从没放弃争取聊天的机会。
一场意外打破了这个僵局。张桂梅在食堂帮忙时不小心摔断了3根肋骨,处理固定后,医生让她住院治疗,她想到孩子们,便拒绝了。她习惯如此,遇事不论好坏,始终把孩子们放在第一位。
她虽然受了伤,但时不时的聊天依然继续着,孩子们对她怕还是怕,可一旦勘破那严肃不留情面的面孔,就能发现她藏着的爱。

《把“家”安在学生宿舍》和《妈妈与“小萝卜

△学生宿舍就是张桂梅的“家”
孩子们开始试着帮张桂梅,包括李思思。
凌晨,张桂梅从女生宿舍的小床上睁开眼睛时,大脑还一片昏沉,好半天才意识到有人坐在床边,隐隐约约看出是睡在对面的孩子。那孩子看见她醒了便伸手去扶,没说一句话,看不清表情,只有动作透出小心翼翼的温柔。确认她起来后,仍是不发一言,轻手轻脚又爬回床上躺下。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张桂梅每天忍痛早晨5时起床,夜里12时睡下。一天晚上,深受感动的李思思终于抱着张桂梅大哭起来,她咬着牙发誓自己一定会好好读书,一定不会辜负张老师,她想让张老师知道她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
李思思就这样在张桂梅旁边睡,直到毕业。
2020年高考结束,张桂梅收到一条短信。短信发自李思思,她说自己考上了二本,不负师恩与栽培。“如果不是您,我可能连专科都上不了。在您的教导下,我不仅放下了自卑,还在高中度过了难忘的3年。学妹们或许又是下一届的我们,一样让您忧心,但我相信您会坚持下去,我也会继续努力!”
张桂梅看着这条短信,心潮翻涌。下一届孩子进来,她依然会和衣而卧,雷打不动地挡在靠门口的地方。她是在挡什么呢?蛇蚁虫鼠伤害不了她和孩子,山洪地震她瘦弱的身躯也挡不住。归根结底,她守护的或许只是孩子们的安全感。她想挡的是那些可能存在的对女孩们的恶意与不公,她吃了很多苦,也失去了许许多多的东西,而孩子们回报她的是爱与希望。(文中李思思为化名)
(内容节选自《我有一个梦想——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张桂梅的故事》“敬业篇”)
只想许他们一个美好前程。
——张桂梅心声
《妈妈与“小萝卜头”》
“儿子,今天是你离开家到部队的第32天,生活习惯了吧……你要带着大家和县里的嘱托,在部队苦练本领,将来报效祖国。”这封落款为“你的妈妈张桂梅”的信写于2020年10月17日。陪伴了张桂梅20年的“小萝卜头”从三峡大学毕业后,选择到贵州某部队服役,成为一名军人。由于相隔千里,且不方便电话沟通,思儿心切的张桂梅只能用写信这种最传统的方式遥寄思念,并鼓励“小萝卜头”努力成长成才。
在最早进入儿童之家的孩子当中,“小萝卜头”是年龄最小的。只有8个月大的“小萝卜头”被送到儿童之家时,张桂梅犯了难,自己从来没有当过母亲,能够照顾好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吗?
从“小萝卜头”来到儿童之家开始,张桂梅身边就多了一个小“跟屁虫”。在民族中学上课时,张桂梅背着他一起去;每天夜里,“小萝卜头”都在她的轻轻拍打下进入梦乡。幼年时的“小萝卜头”体弱多病,一个个不眠夜,张桂梅都守在他的床前,悉心照料。看着他一点点好转,张桂梅写满疲倦的脸上才会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把“家”安在学生宿舍》和《妈妈与“小萝卜

△张桂梅和“小萝卜头”
“小萝卜头”3岁时,张桂梅得到一个可以带一名亲人到北戴河疗养的机会,思前想后,张桂梅决定带着“小萝卜头”一起前往,还带着他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并拍照留念。此后数年,每每想起国旗升起的瞬间,“小萝卜头”心里都会涌起一股暖流;每每看到那张照片,他都会从心底迸发出对军人的崇敬之情。
从学说话、学走路的阶段,到考入丽江市某高中,虽然“小萝卜头”没少给张桂梅惹祸,但在学习方面,他的聪明让张桂梅感到欣慰和自豪。
但在高中阶段,不懂事的“小萝卜头”还是因为打游戏荒废了学业。高一升高二的那个暑假,“小萝卜头”回到儿童之家时,并没有带回自己的成绩单,一直以“分数没发”为借口搪塞张桂梅的询问。实在等不及的张桂梅打通了班主任的电话,才得知“小萝卜头”在课堂上终日打手机游戏,成绩一塌糊涂。那个夜晚,她哭了两个小时,像很多父母一样,她被这个儿子伤透了心:“你为什么那么不懂事?”而在这个不眠夜,“小萝卜头”也下定决心:“老妈,我错了,我再也不打游戏了。”
不忍心“小萝卜头”就这样荒废学业,张桂梅把他接回华坪,并让他在华坪女高跟班学习了四五个月,“小萝卜头”也成为华坪女高建校以来唯一一名男学生。虽然嘴上对“小萝卜头”严格要求,但从饮食起居到学习生活,张桂梅都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关爱。
每天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张桂梅的办公桌上都会为“小萝卜头”预留一个她亲自削好的苹果和一瓶酸奶。不管张桂梅晚上有多忙,这份精心准备的夜宵她从未忘记。
在那一年的国庆节假期后,“小萝卜头”转到宁蒗宁海民族中学继续就读。张桂梅专门找到了从女高毕业在该中学任教的学生,并反复叮嘱她,一定要看好“小萝卜头”。然而,到了新学校,“小萝卜头”依然还在打游戏。
“本来是考清华北大的料,最终却没考出最好的成绩。”虽然张桂梅对于“小萝卜头”还有更高的期许,但她也认可“小萝卜头”现在作出的选择。
“小萝卜头”和张桂梅之间的母子情还在延续,就像她对儿童之家的所有孩子一样,为他们的生活和前途操心,竭尽所能给予他们母亲般的照顾,只想许他们一个美好前程。
(内容节选自《我有一个梦想——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张桂梅的故事》“为民篇”)
来源:云岭先锋
原标题:《张桂梅的故事 | 《把“家”安在学生宿舍》和《妈妈与“小萝卜头”》》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