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鲁拜集》拾珠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2日 10:14:57

1.世俗企求
人们所心向神往的世俗企求,
变成了灰烬或烈火烹油;尔后,
就像雪飘落灰封尘蒙的沙漠——
辉映了一时半刻便化为乌有。


2.玫瑰丛
有时我想:古往今来的玫瑰丛,
就数埋过恺撒血肉处的最红——
朵朵招展的玉簪花儿,也都是
从春风一度的头上坠落园中。


3.天使和酒
不久以前,在酒店洞开的门口,
暮色里来了位天使。他的肩头
托着个坛子,全身闪耀着光辉。
他叫我尝尝:原来是葡萄美酒!
葡萄美酒,它能以绝对的雄辩
叫你争我吵的教派哑口无言;
这至高的法师,能把生活之铅
点化成黄金,而且在瞬息之间。


4.别趴倒在地
那翻转的碗儿他们唤作天空,
下面是我们生死其中的樊笼:
别趴倒在地下举手向天求助——
它之行动无力也和你我相同。


5.游陶工作坊
白昼在消逝,就趁着天色渐幽,
忍饥挨饿的斋月偷偷地溜走;
那陶工的作坊我又独自重版——
各种各样的陶器围在我四周。


那模样是形形色色、大大小小,
都一排儿站在地上、靠着墙脚;
有的是话说个不停、唠唠叨叨,
有的像是在倾听,但绝无言笑。


其中一个说道:“这决不是徒劳——
从普通泥土里选出我的材料,
先捏成这个形象,以后再打碎,
或者重新踩作不成形的泥淖。”
接着第二个说道:“没一个顽童
会砸碎他曾喝得开怀的茶盅;
他不会糟蹋亲手制作的器皿——
不管他后来如何怒气冲冲。”
静下了没有多久,换了个开口——
这个的相貌;可真是比较丑陋:
“他们笑话我,老说我歪歪扭扭——
怎么,那陶工的双手曾经发抖?”


听见了这话,有个多嘴的东西——
想是泛神论者的小罐,生了气:
“什么陶工陶器的,你给我说说,
哪个算陶工,哪个又该是陶器?”


另一个讲道:“哦,有好几位在说,
他扬言要把那些倒霉的家伙——
那些他做坏的活计,扔进地狱。
胡说!他心地慈悲,办事不会错。”


谁却在咕哝:“管它是谁做谁买,
长期的搁置干得我差点裂开;
但只要给我灌满熟捻的酒浆,
我想,我能够很快就恢复过来。”


坛坛罐罐们正这样纷纷发言,
它们期待的新月已出斋露面;
这是它们你推我碰:“兄弟,兄弟!
听听搬酒人吱吱作响的垫肩!”

上一篇:母狮、猎人和狐狸

下一篇:猴子和乌龟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2日 11:32:49
2019年07月12日 10:15:08
2019年07月12日 10:16:02
2019年07月12日 16:07:07
2019年07月11日 16:30:17
2019年07月12日 10:15:55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2日 11:30:55
2019年07月15日 09:36:13
2019年07月12日 10:15:15
2019年07月11日 16:30:31
2019年07月12日 11:32:06
2019年07月11日 16:31:08
2019年07月12日 11:32:23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