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通俗儿童文学:孩子的一方精神乐土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4日 21:10:00

  成人和孩子在阅读上常常产生巨大分歧,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成人推荐的书,孩子常常不爱看;孩子之间流传的书,成人又不能接受。对此,儿童阅读研究者王林这样解释:“儿童有他们自己的文化,这种文化不被成人理解。成人要理解儿童文化,不能只看他们在学校和家里的所言所行,最好在孩子们放学的路上、公交车上‘偷听’他们的谈话,你会发现他们的表达和成人想要传递给孩子的文化存在巨大差异,例如,他们戏谑正统、自编儿歌、乱改古诗、追逐流行。所以,他们所喜欢的儿童读物其实是和他们的文化相吻合的。”

  提起课外阅读,孩子们说他们喜欢曹文轩的《草房子》,但更喜欢“怪力乱神”、“拍案惊奇”的读物,这类书常被称为通俗儿童文学,日本知名儿童文学作家那须正干的“活宝三人组”正是这样的作品。

  据了解,“活宝三人组”在日本出版以来,累计销售了2300万册,和《哈利·波特》一起成为日本最畅销的童书。在作者的故乡广岛,甚至有书中3个主人公的塑像,还有以“活宝三人组”命名的公交车。日本很多学校的图书馆管理员说,“活宝三人组”从来都是图书馆里被预约最多、坏得最快的书,很多孩子等不及从图书馆借阅,就用零花钱自己买。日前“活宝三人组”被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引进中国,记者就通俗儿童文学对孩子成长的作用采访了该系列图书的译者之一、中国海洋大学教授、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朱自强。

  通俗儿童文学并不“媚俗”

  如果持着艺术儿童文学一定优于通俗儿童文学的偏见,在谋求通俗儿童文学的发展时,必然会降低对其艺术性的要求,最终通俗儿童文学将难以达到应有的高度。 

  记者:这几年,您针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走向,提出了“分化”这一重要概念,其中的一个分化就是传统儿童文学正在分化成通俗和艺术两种类型。那么到底什么是通俗儿童文学?它有没有一个评价的标准?

  朱自强:通俗儿童文学与艺术儿童文学的区别,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艺术理论问题。在一般理解中,通俗儿童文学与艺术儿童文学的最大不同,是它将轻松性、可读性、趣味性作为首要的追求,拥有大量读者是通俗儿童文学的一个硬指标。比如,在战前的日本,通俗儿童杂志《少年俱乐部》发行80多万本,而艺术儿童文学杂志《赤鸟》发行量最高时也只有3万本。

  如果将通俗和艺术两种类型进行具体的比较,我认为,二者至少有以下不同:通俗儿童文学具有可复制性(所以往往成为系列),艺术儿童文学则是一次性(不可复制)的写作;通俗儿童文学的阅读功能呈现享乐性,艺术儿童文学则具有批判性阅读功能;通俗儿童文学对深度模式进行消解(平面化),即本雅明所谓“灵光消逝”,艺术儿童文学则追求深度模式;通俗儿童文学的语言具有图像化倾向,艺术儿童文学的语言则更需要读者进行形象以及心理的建构。

  如果列举目前中国的通俗儿童文学作品,大致有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肖定丽的“小豆子”系列、郝月梅的“搞笑鬼王闹”系列等。而艺术儿童文学的优秀代表,则可以举出秦文君的《天棠街三号》、曹文轩的《草房子》、彭学军的《你是我的妹》、殷健灵的《纸人》、王一梅的《鼹鼠的月亮河》等。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儿童文学本身就具有通俗性,越是在幼小的孩子那里,儿童文学的阅读越是不够分化,比如,对图画书,除了成人色彩的作品,往往不需要进行通俗和艺术的划分。

  记者:通俗儿童文学是不是一定比艺术儿童文学的品位低?经典图书一定不是通俗儿童文学?

  朱自强:不是这样。其实,艺术儿童文学与通俗儿童文学是两种不同的艺术类型,在两者之间不能作谁优谁劣的价值评判。艺术儿童文学有一流二流之分,通俗儿童文学也有一流二流之分,如果持着艺术儿童文学一定优于所谓“媚俗”的通俗儿童文学的偏见,在谋求通俗儿童文学的发展时,必然降低对其艺术性的要求,使其达不到应有的高度。我认为,通俗儿童文学也完全可以拥有自己的经典作品,那须正干的“活宝三人组”就可以称为通俗儿童文学的经典。

  记者:那须正干和山中恒被称为写作通俗儿童文学的代表人物,也是能够在通俗与艺术之间左右逢源的大作家。儿童文学作家大石真认为那须正干是一个椭圆形作家,这个椭圆的两个圆心就是通俗儿童文学和艺术儿童文学。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26日 14:27:58
2019年08月08日 09:42:57
2019年08月01日 12:00:41
2019年07月11日 16:31:15
2019年07月12日 11:31:58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