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5日 14:47:32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点击图片查看专题<<

  【编者按】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或许在漫漫历史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但神州大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人民生活日益美好。为此,南海网推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开设“70年·70张照片·70个故事”专栏,广泛征集70张老照片、70个动人故事,通过光影世界的“时光机”,回首70年间神州大地的沧桑巨变,讲述普通百姓的家国情故事。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1979年,琼海嘉积电影院的海报画室里,陈德雄在自己画的电影海报前留影。

  现在年轻人的文化生活丰富多彩,他们喜欢“吃鸡”、旅游、拍VLOG,但我们当年就“单调”多了……

  在我的相册里,一直珍藏着这张我在电影海报前留影的照片,这是一张能让我回忆起当年激情燃烧岁月的照片。照片拍摄于1979年,地点是在琼海嘉积电影院的海报宣传画室里。

  那个时候,我刚从琼海师范学校毕业,在校助教不到一年,便调入琼海第二中学当教师,教政治与美术,还兼任初中班的班主任。除了上课,我业余时间的最大爱好就是画画,校内校外都画画,不仅在校内画墙报,还在校外加积电影院帮助画电影海报。

  那时根本没有像现在这样高端上档次的电影海报,要宣传全得自己画。电影发行公司会配有小海报,电影院的美工就要根据这些小海报,发挥自己的想象画出可供展示的大幅电影海报。当时,电影院外墙设有电影海报宣传橱窗,提前介绍新电影的内容。我们画的海报就是电影最好的宣传手段。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1979年,陈德雄(右)和琼海嘉积电影院的美工刘大飞合影,这张照片是在嘉积电影院的院子里拍的。

  我记得,当时我和一位专职美工一起工作,我们会提前2天到一个礼拜准备,一个礼拜画一到三幅。我的作品中,最受欢迎的是《巴黎圣母院》的海报,画了女主角的形象,画风比较大胆开放,很吸引观众眼球。当时我是义务劳动,但一点都不觉得累。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20世纪80年代,陈德雄的画作。

  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画画,当时画画条件艰苦,画具、颜料、绘画书籍都匮乏,但我仍坚持学习画画。高中时候,从家里骑20多公里的单车到县城里拜师学艺。高中毕业后,我在家乡的琼海潭门镇电影队工作,夜间放电影,白天画电影海报和幻灯宣传片。

那些年,我画电影海报的激情岁月

20世纪80年代初,陈德雄的油画作品。

  那个年代,看电影是老百姓最喜爱的娱乐方式。村里夜晚放电影,全村人大大小小都喜出望外,像过节般高兴,那个时期没有电视,也没有酒吧歌舞厅,最好的娱乐就是看电影。那时村里的电影是露天播放的,一到放电影的时候,全村的大人、小孩都早早带着板凳或席子到电影场抢占好位置,生怕坐在后面。

  看电影不仅受村里人追捧,城市里的人夜晚也爱往电影院挤。电影院里常常是人满为患,放新片更是一票难求。白天,在电影院的售票处,人们都是排着长龙买电影票。

  20世纪70年代,最火热的影片是八大样板戏,分别是京剧《智取威虎山》、《海港》、《红灯记》、《沙家浜》、《奇袭白虎团》、《龙江颂》,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白毛女》。除样板戏外,也有一些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电影,最受欢迎的是战争故事片。偶尔也有一些外国电影,如朝鲜的《卖花姑娘》等,但整体比较少。我照片中所画的电影海报,就是罗马尼亚电影《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

  进入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国内外的电影作品越来越多,不断满足人们的需求。可到了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电视行业迅速发展,家家户户都有电视,大大冲击了电影市场,想看电影或娱乐节目都不用出门,在家看电视就可以了,曾有一段时期电影从高峰跌入低谷。

  早先的公社电影队解体,县城的电影队也随之消失,仅留有电影院,而大部分电影院也停放电影,改行求生存。有些地方还将电影院拆除另建商场,当时琼海县城的电影院几乎销声匿迹。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