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全职义工”娄逢理的故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4日 02:12:31

“全职义工”娄逢理的故事

  娄逢理(左)在敬老院陪老人聊天。(孙吉晶摄)

  家、镇卫生院、敬老院,这是宁海岔路高塘村村民娄逢理大多数日子的生活轨迹。

  2010年,在素不相识好心人的帮助下,躺了两年的娄逢理重新站立起来。从那时起,他立下一句誓言:“走到哪,就要把好事做到哪。”

  一诺千金。娄逢理坚守初心,力所能及帮助别人,成为一名“全职义工”。近10年来,他义务照顾200多位老人,并为其中11位送终。

  娄逢理以凡人善举,温暖了很多人,也凝聚了一群志愿者。

  今年6月5日,娄逢理获得第六届宁波市诚实守信道德模范称号。

  -一次受助

  改变了他的生活

  6月8日7时左右,娄逢理和往常一样来到岔路镇卫生院住院部。他推开一间病房门,看到一名病人躺在床上,一位老人坐在边上。娄逢理走了进去,交谈中得知病人是桑洲镇村民卢某。卢某患直肠癌,两天前住到了卫生院。在住院部扫地的一位阿姨告诉娄逢理,卢某已离婚,也没有儿女,现在全靠70多岁的母亲照料。而且家庭条件也不好,每个月拿低保维持生活。

  听到这些,娄逢理二话不说,取来寄存在医院里的钢丝床和被褥,搬进了卢某的病房。

  晚上,卢某痛得睡不着时,娄逢理就不时起来帮他按摩。刚开始两个晚上,娄逢理没怎么合过眼;白天,娄逢理为病人擦身换洗,买早点以及中午和晚上吃的菜。卢某说喜欢吃肥肉,他就去买。卢某母亲给他钱,他也不要。“他家里比我还困难,我不能收。”娄逢理说,住几天,他就帮几天。

  卢某只是娄逢理贴心照顾的人之一。

  在成为一名“全职义工”前,今年46岁的娄逢理的生活和普通农民没有两样,他出生在高塘村,做过木匠,日子过得清贫,但还算安稳。因为女儿读书需要,后来全家从山上搬到了岔路镇上,租住在上畈村。

  2008年三四月间,娄逢理感觉浑身乏力,一站起来就会晕倒。遍访宁海、宁波各大医院,查不出病因。

  一个正当盛年的壮劳力,只能眼睁睁躺在床上。看着妻子带着两个女儿艰难生活,又没钱看病,娄逢理心里充满自卑和绝望。2009年12月25日,娄逢理被确诊患风湿性心脏病。

  2010年的一天,娄逢理在网上看到了宁波学雷锋联合会会长吴在明的事迹,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在吴在明的微博下留言,简单诉说了自己的遭遇和心境,并留了电话。想不到,吴在明当晚就打来电话。素不相识的两个人,聊了两个多小时。

  没过多久,吴在明联系上了远在北京的“当代雷锋”孙茂芳。孙茂芳给娄逢理打来电话,告诉说,这个病不是什么大病,他会提供帮助,让娄逢理把病情资料寄到北京。

  孙茂芳请专家会诊,为娄逢理制定针对性的治疗方案。不仅如此,孙茂芳还隔一两天打来电话,安慰、鼓励娄逢理。

  在他们的帮助下,娄逢理一点点好起来,能够下地了。这让娄逢理异常兴奋。

  随着病情好转,娄逢理逐渐摆脱自暴自弃的心理,开始阅读孙茂芳、吴在明的日记,学习雷锋等先进人物的事迹。“等我身体好了,一定要做一个像你们那样有爱心的人。”在和孙茂芳、吴在明的通话中,娄逢理几次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我身体弱,只能帮助比我还要弱的老年人。”娄逢理对自己说。

  刚开始时,娄逢理来到车站,为不认识路的人带路、搀扶老年人。后来,娄逢理成了镇卫生院的常客。他每天一早到卫生院报到,帮老人拿报告单、取药,送独自来看病的老人回家,陪护无人照顾的住院老人……娄逢理还印制了名片,分发给需要的病人。他买来一辆三轮车,接送看病老人。

  “8年了,一直是逢理照顾我,每次看病都靠他。有几次我发高烧大小便失禁,逢理又是换洗,又是找医生,一直忙到半夜,简直比亲人还好。”胡明导是位矽肺病人,经常要上医院。

  去年,娄逢理得知老人的儿子在杭州完成肾移植手术,请不起护工,又赶去杭州护理,一去就是几个月。

  6年前,娄逢理开始到镇敬老院帮忙,为生活在这里的老人量血压、喂饭、买药。有时为了省几毛钱,他货比三家,直至买到最便宜的药。“敬老院志愿者不少,但像娄逢理这样几乎每天来的人只有一个。”岔路镇敬老院院长葛明贵说。

  -我帮助别人

  社会也在帮我

  走进娄逢理租住的房子,房间里没有一件像样的电器和家具。

  娄逢理的妻子患有癔症,需常年服药。两个女儿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家庭唯一的收入就是低保金。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