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从历史角度审视文学中的儿童形象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2日 11:10:28

从历史角度审视文学中的儿童形象

  申霞艳 文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职暨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兼任广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现代文学馆第七届客座研究员,首届广东省签约文学评论家。长期致力于当代文学研究,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读书》等刊物发表论文六十多篇,曾获广东省鲁迅文艺奖等奖项。

  今天我要讲的内容围绕《小英雄雨来》展开,这可能是在大家童年时代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个作品。雨来是一个调皮、机智、勇敢的人物形象,他的这种气质对于我们的民族、国家和个人气质的塑造都是很重要的,即便在今天这样一个和平时代,这种英雄主义和家国情怀依然具有教育意义。作为一位研究当代文学的学者,我更愿意将《小英雄雨来》放在历史长河中来解读。

从历史角度审视文学中的儿童形象

家喻户晓的《小英雄雨来》 资料图片

  经典文学中的儿童形象

  小英雄雨来的形象与漫长的文学史中贯穿的爱国主义传统有关。二十世纪波澜壮阔的革命之所以能够成功,亦是由于我们这个民族具备这样深远悠长的思想资源。我是湖南人,一谈到湖南就想起诗人屈原,他的名句被反复传诵:“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台湾作家白先勇认为屈原的爱国精神、杜甫的《秋兴》八首和《红楼梦》中的“白茫茫一片真干净”代表着中国文学的最高境界。每个人对“境界”的理解不同,王国维先生曾经谈道,“有境界自成高德,有境界自有凝聚”,我想,这样的凝聚背后其实是一个人的品格。因此范仲淹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文天祥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些名言能够流传到今天,背后都饱含着巨大的情感能量,这种能量跟作者的人生经验、个人的学养相关,同时也不是作者坐在家里冥想出来的,而是在作家主体个人感情与时代的碰撞中产生的。名句与民族的情感精神结构产生了契合,从而流传千古。作为读者,我们每个人都对脚下的土地、对祖国有深厚的感情,所以会与作家在作品中产生情感共鸣。

  现代文学馆里陈列着许多现代文学作家的雕像,他们的作品时时提醒我们这片土地曾经也有过艰难坎坷的一段近代历史。这些现代文学作家们之所以走上写作道路,一方面是由于自身的才华,另一方面则因为他们当时希望自己的写作对国民的精神有唤醒作用,使人们在麻木而悠长的日常生活中感到精神鼓舞。梁启超在《少年中国说》中将少年提到一个很高的地位:“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他用了汪洋恣肆的语言来期许少年——“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梁启超认识到国家的兴盛是跟这个国家的少年之精神状态相关。

  中国文学中,少年儿童形象不算很多,但也有一些妇孺皆知的形象。比如《西游记》中的孙悟空,他在整部作品中不断成长。一开始是猴子,身上体现的是猴性、动物性。《西游记》的作者虽然没有掌握达尔文的进化论,但是他凭直觉,将猴子与人的形象的相通之处表达了出来。后来孙悟空成了弼马温,开始熟悉马性。《西游记》中的“马”很重要——师徒四人和一匹马,这是作者埋藏的伏笔,孙悟空当弼马温为他后来驾驭白马积聚了潜力。经过重重的磨难后成为孙行者,成了一个脚踏实地的人。大闹天宫时孙悟空一个跟头就腾云驾雾十万八千里,最后却一步一脚印地护送唐僧取经。在这样的故事叙述中,孙悟空的猴性慢慢被克服,人性慢慢生长。我们喜欢孙悟空是多方面的,他可爱、向往自由,同时也不断成长,有责任心。

小朋友们在“2019新年网络戏曲演唱会”上表演《花木兰》。新华社发

上一篇:《阿郎的故事》高清完整版

下一篇:没有了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