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2019品牌甘肃特刊】烽火仙人关 金徽美名传——金徽酒品牌文化故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21日 20:01:39

烽火仙人关 金徽美名传

——金徽酒品牌文化故事

【2019品牌甘肃特刊】烽火仙人关 金徽美名传——金徽酒品牌文化故事

  全国品牌故事大赛

  征文类二等奖作品

  参赛单位:金徽酒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杨文玲

  天造地设的酿酒宝地

  徽县境内四面环山,中部河谷地区为盆地,四季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光照充足,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植被覆盖率达到76%。徽县人杰地灵,境内东北有元代名刹北禅寺,南有人文始祖伏羲先天八卦兑卦之兑山,天河从海眼神泉边流过。充裕的粮食,清澈甘洌的神泉水,温润的微生物生长环境,促进了当地白酒酿造业的兴盛。“栗亭名更佳,下有良田畴”“密竹复冬笋,清池可方舟”……“诗圣”杜甫笔下的“栗亭”即金徽酒原产地伏家镇,从诗中不难看出徽县满川沃野、盛产粮食、物产富饶、水资源丰富的景象。不可复制的独特地理环境,孕育了流传千年的生态美酒——金徽酒。据地方志记载和出土文物考证,金徽酒是在中国“名酒之源”青泥岭诞生的宫廷御酒,源自西汉,盛于唐宋,明清时期成为闻名遐迩的“名酒之乡”。

  历史成就了金徽酒的美名

  南宋年间,这一天造地设的酿酒宝地,因金人的觊觎、铁骑的践踏而成为宋金两军激烈交锋的战场。在吴玠等人率军殊死抵抗下,金军大败。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英雄的事迹却千古传诵,历久弥新。吴玠因仙人关大捷一战成名,金徽酒也因为这位抗金名将亲口命名而家喻户晓。

  徽县地处甘陕川三省交界处,境内青泥岭山脉横亘在县城正南方,被誉为“秦陇屏障、巴蜀咽喉”,是故道上的军事重镇。青泥道周朝时被称为“周道”,是民族迁徙的大通道,也是南北及陇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贸易、技术交流的枢纽。青泥岭上的仙人关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军事要隘,南宋抗金名将吴玠曾驻军镇守。

  吴玠,字晋卿,德顺军陇干县(今甘肃静宁)人,性格沉稳坚毅,善骑射通谋略,起于行伍之间,因屡立军功而崭露锋芒,官至四川宣抚使,逝后被追封涪王。史书记载,吴玠曾以酒坛退敌,“金人用火攻楼,以酒缶扑灭之”,给金徽酒留下了脍炙人口的一段佳话。

  金人侵宋,图谋已久。公元1133年饶风关之战后,宋军对川陕军事重新作了具体部署,分四条防线分别由吴玠、王彦、刘锜、关师古率军坐镇。其中吴玠驻守的仙人关一线责任最大。自双方开战以来,大小战役无数,最激烈的一次通宵达旦,情势危急。战事初兴时,吴玠预料到金军必然深入,及早在仙人关外地势平衍的地方引水纵横以牵制敌人,同时精心修筑防御工事。绍兴四年(公元1134年)二月,金军大将金兀术率兵十余万,直逼仙人关,企图突破蜀门,沿长江南下包抄临安。敌人集中优势兵力,首先进攻吴玠军营未果,又以云梯强攻关上堡垒,被宋军部将杨政撞竿击碎。吴玠弟弟吴璘拔刀画地对诸位将士说:“死则死此!退者斩!”拼命一搏。金兵见攻之不下,改变战术,从东西两面夹攻仙人关。时间愈久,攻势愈猛烈,“人被重铠,铁钩相连,鱼贯而上”,宋军的驻矢队轮番射击,“矢下如雨,死者积层”,金军“践尸而上”,毫不退缩。鏖战至深夜,吴玠派将领率军手持长矛大斧左右出击,奋勇杀敌。天明时分,吴玠发动反攻,宋军的精兵锐卒冲入金营,金兵大乱,伤亡惨重。又命部将张彦、王俊等在河池(今伏家镇)设下埋伏,阻扼归路,金军一溃千里,“自是不复轻动矣!”

  仙人关大捷,成为南宋王朝的定国之战,使南宋朝廷偏安五十多年无战事。金军统帅金兀术骁勇善战,所率金兵皆为精锐,十余万之众“半是马军”,自灭辽破宋以来,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披靡。吴玠最多不过三万几千人,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极大地打击了金军锐气,在中国军事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仙人关、和尚原大捷与刘锜指挥的顺昌之战,岳飞指挥的郾城之战、颖昌之战并称南宋抗金五次大捷,吴玠立下的赫赫战功排在岳飞等人之前。

  捷报传来,百姓们欢欣鼓舞,宰鸡烹羊,挑着酒笼、抬着酒坛犒劳将士。父母见到了久别的儿子,妻子重逢了出征的丈夫,百姓们聚集在吴玠周围,争相向吴玠道谢。吴玠频频举杯致意,一次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因人多酒器少,将士们纷纷以头盔为盏,痛喝豪饮。席间有人戏称喝的是“金盔酒”,吴玠听闻,便说道:“名虽响,却欠雅,何不称之为‘金徽酒’?徽者,美也……” 众人拍手称快,连连叫好,从此徽酒以“金徽酒”冠名,与仙人关大捷共同名扬天下。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