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毛泽东与周恩来的文化特质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9日 00:28:57



  (三)毛泽东和周恩来自小养成了好学勤思的习惯。毛泽东在家乡上私塾的时候,除了必读的“四书”、“五经”外,他最爱读被塾师称为“闲书”和“杂书”的《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精忠岳传》、《隋唐演义》等旧小说。在学校里,老师不让读,他用课本挡住偷着读;在家里,父亲不让读,他就用布把窗户遮住,使父亲看不见灯光。毛泽东读了这些故事,他就和小朋友乃至村里的老人们互相讲述。他后来回忆说:“有一天我忽然想到,这些小说有一件事很特别,就是里面没有种田的农民。所有的人物都是武将、文官、书生,从来没有一个农民做主人公。”毛泽东在对这一点纳闷的同时,开始思索并分析小说的内容,发现这些小说的主人公“是不必种田的,因为土地归他们所有和控制,显然让农民替他们种田”。他觉得这样是不平等的。参见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第109页。

  周恩来则从四岁起便在嗣母的教育下开始认字和背诵唐诗。五岁时候,嗣母又把他送到家塾里去读书。从家塾回到家里,嗣母不仅进一步辅导他学习,而且经常给他讲历史故事和神话故事。后来周恩来到南开学校上学时写了《射阳忆旧》一文,回忆他“幼时喜闻故事”,对嗣母讲的故事具有“辄绕膝不去,终日听之不倦”的浓厚兴趣。转引自杨明伟:《周恩来》,第7页。六岁时,周恩来随父亲、生母、嗣母和弟弟一起,搬到清河县清江浦镇外祖父家居住。那里有满书房的书,诗词歌赋、通鉴野史,还有很多小说,正好满足了周恩来的求知欲。起先,生母和嗣母送他到万家的家塾中继续读书,但他嫌教书先生讲得不过瘾,没有外祖父藏书里的东西精彩,便抽时间跑到书房里去如饥似渴地阅读。生母和嗣母知道以后,只好针对他的情况,专门找了一个老师单独教他,并鼓励他读了大量的小说。他读的第一部小说,是淮安人吴承恩写的《西游记》。看不懂的地方,就请嗣母讲解,如此这般,他对神话故事、历史故事和古典小说,更感兴趣。八岁到十岁,周恩来开始读《西游记》、《镜花缘》、《水浒传》、《红楼梦》,还有《三国演义》、《说岳全传》、《盛世危言》,等等。历史小说和神话故事,对少年周恩来了解历史,感知历史人物以及开阔思路,发挥想象力,具有很大帮助。他从中也明白了为探求真理不畏艰辛、正义最终战胜邪恶等道理。

  三、毛泽东、周恩来所受到的文化影响

  (一)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小沐浴在浓厚的中国地域文化的强大磁场中。毛泽东处在湖湘文化的影响下,周恩来则深受江浙文化丰富内涵的熏陶。毛泽东所感受的湖湘文化,具有鲜明特质:政治意识极为强烈,强调理论联系实际,尤其注重解决现实中的实际问题;爱国主义传统尤为突出,其中有许许多多爱国主义的代表人物,如屈原、贾谊、陈天华、黄兴、宋教仁、章士钊等;蕴藏有博采众家的开放精神与敢为天下先的独立创新精神,具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气度,包容中西文化的精髓,融会古今文化的长处。这些,对青少年时期的毛泽东影响很大。

  而周恩来所体验的江浙文化,也具有独特内涵,其中坚忍不拔、开拓创新、敢于担当、聪颖睿智、协商融通等特质,在周恩来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同时,周恩来还处在祖辈所固有的师爷文化的历史积淀影响中。周恩来的父亲周贻能由于受父辈的影响,在取得“国学生”的学位后,也做过师爷。师爷家庭慎思明辨、思之缜密、行之周全的传统,对少年周恩来的成长不无影响。

  (二)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小受到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家经典的浓厚影响。毛泽东童年时代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湘乡唐家坨的外婆家度过的。除了16岁前停学两年在家务农以外,其他时间他都在家乡的几处私塾读书。他还经常在舅舅开的书馆里听一些自己喜欢的内容。毛泽东后来概括说:“六年孔夫子。”《毛泽东传(1893—1949)》,第6页。他读过的书中,主要是儒家文化的传统典籍,除了“四书”、“五经”外,还有《三字经》、《百家姓》、《增广贤文》、《幼学琼林》等普及入门读物。这些书,不仅开启了他的智慧,还培养了他“鉴古知今”的爱好,帮助了他后来熟谙“古为今用”。

  在周恩来从小接触到和认真阅读的书籍中,多数也是中国传统的文化典籍,比如《三字经》、《千字文》、《神童诗》,以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诗经》等凝聚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书籍,虽然不能全读懂,但对他的思维个性,却是最早的熏陶。

  (三)毛泽东、周恩来在接受传统文化熏陶的同时,也在求学中深受一些改革求变思潮的影响。毛泽东、周恩来所处的时代,是新旧社会交替的时代,也是新旧思潮冲撞的时代。这些对他们的思想和性格的变化,起了很大的推进作用。

  辛亥革命前,毛泽东偶尔读到郑观应的《盛世危言》一书,书里讲社会要改良,毛泽东非常喜欢。这样,他开始知道一些发生在山外的当今中国的大事,感到中国不能守着老样子不作变革。这之后,毛泽东开始较多地接受维新派思想,特别喜欢梁启超那些笔端常带感情的文章。康有为、梁启超成了他崇拜的人物,他是从维新派那里接受政治启蒙的。但是,一旦他接触到孙中山的思想,得知孙中山主张的推翻清政府的民主革命思潮已代替康、梁的维新变法思想而成为时代的主流后,他便开始推崇孙中山。后来毛泽东考入湘乡县立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这时,他的心思已不在读经书上,而经常到学校藏书楼借阅中外历史、地理书籍。他读到拿破仑、彼得大帝、华盛顿、格莱斯顿、卢梭、孟德斯鸠和林肯的事迹,从而懂得了富国强兵之道,他认为:中国也要有这样的人物,我们应该讲究富国强兵之道,我们每个国民都应该努力。参见《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上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9页。

  在读了不少传统文化典籍后,周恩来也有机会接触革新著作。周恩来在淮安表舅龚荫荪的家塾寄读时,深受影响。龚是革新派人物,结识同盟会成员,赞助革命,常向周恩来介绍些新思想和时事政治知识,使周恩来开始受到政治上的启蒙。

  从以上几个方面的梳理可以看出,毛泽东和周恩来之所以成为中外瞩目的领袖,不仅与他们长期从事革命、建设的实践有关,而且与他们从小受到的家庭、社会等环境影响,以及他们所受的启蒙教育有着密切的关系,从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些核心的文化内涵和文化性格:

  (一)强烈的爱国心和责任感。他们都有着救国救民的强烈意识,从小养成了关注民族和大众利益的责任感,有一份为民族担当,拯救劳苦大众、造福社会的心愿。在了解中国实际和观察外部世界的过程中,他们开始思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

  (二)不懈进取的奋斗意识和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受家庭生活影响,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小就吃苦耐劳、勤快朴实。他们懂得劳动人民的不易,尤其对下层人民的疾苦有着切身体会,并深知必须执着奋斗。同时,对强权和压迫,有一种天然的反抗心理,并在斗争中不屈不挠。

  (三)超乎寻常的求知欲,善于慎思明辨。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小勤奋学习并善于学习。他们广读博学,尤其喜欢读历史、神话故事,在得到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的同时,打开了充分的开放思维的空间,养成了勤学好思的习惯。他们既学习中外历史,又热衷接受新知识、新事物,在学习和思考中懂得了“鉴古知今”、“古为今用”的道理。

  (四)脚踏实地的求实作风和不因循守旧的创新意识。在传统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影响下,毛泽东和周恩来都有一种求实的风格,脚踏实地,不尚空谈,善于联系实际,从实际出发看问题办事情,同时也有一种开放包容和开拓创新的心态,面对不合理现象,他们喜欢思考和寻找改革发展的办法。在新旧思潮冲撞下,他们善于学习和对比,并从中激发出一种改造中国、改造社会的自觉行动。

  (五)大公无私、纯朴善良、爱憎分明的性格。在家庭成员的熏陶和教育下,毛泽东和周恩来从小懂得同情贫弱,乐于助人,肯于换位思考,愿意替人排忧解难。他们性格中包含着浓厚的纯朴善良、大公无私,对人民友善、对敌人憎恨,舍己利人,甚至“损己以利人”的成分。

  这些文化特质或文化性格,为日后他们成为伟大人物,准备了良好的条件和丰富的元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作者:韩同友,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淮阴师范学院教授;房士鸿,女,淮安周恩来纪念馆馆员。江苏淮安223200 原题:《从早期熏陶看毛泽东、周恩来的文化特质》 《党的文献》供稿〕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