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曹文轩:儿童对图书的选择权利不可以100%下放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14:36:17

  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后首开见面会,回应被认可与被质疑

  4月9日,“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先生媒体见面会”在北京首都机场希尔顿酒店召开。这是曹文轩获国际安徒生奖后首次与媒体见面。

  在其他人发言时,曹文轩微微向后靠在沙发上,面容淡然平静,时不时颔首随手翻起桌子上摆放着的他的新书《火印》。曹文轩说:“当最后宣布国际安徒生奖的得主是我时,在场的同胞全都欢呼、尖叫起来,我大概是在场所有人中最平静的。”

  自从获奖以来,曹文轩的手机就没有停止过震动。伴随着荣誉而来的,也有质疑。在他获奖之后两天,有书评人在新京报书评周刊公众号发表文章,质疑他“在创作中认识两性关系、男女性别差异的方式是如何落后”。见面会上,曹文轩也就此做出回应,称被质疑的作品是成人文学,应当“和儿童文学切割开”,“不应该把那么大的女权主义理论那么简单地用在儿童文学上”。

  “我想,一定要做一个聪明的作家。”曹文轩说,“聪明的作家知道他的双足是站在哪块土地上的,他站立的土地决定了他的精神、趣味。而忽视、忘记、拒绝,将会使他变得一无所有,甚至是文学生命的死亡。这块土地一天24小时都在生长着故事,我看到了这个汪洋大海一般的资源。”

  “从另一个角度讲,我必须尊重我自己的生活经验,必须承认以你的感受为基本的原则,安徒生评奖委员会将安徒生奖颁给我,也算得上是聪明人遇上了还比较聪明的人。而最聪明的人是双足坚定地立于这块土地,且双眼可穿过滚滚烽烟眺望远方、眺望界碑之外的事情。生他养他的土地是他永远的资源,而他思考的问题则应是世界的;题材是中国的,主题却应当是人类的。他要从一个个想象力都无法创造出的中国故事中,看到人类存在的基本状态。他要从一个个中国人的喜怒哀乐中,看到千古不变的基本人性,而他又永远希望用他的文字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我一直努力成为这样聪明的人。”

  曹文轩将其今天的成就部分归功于时代。“正是因为中国文学的大平台在不断升高,升到了让世界可以看到的高度,而其中一两个人,才可能因为角度的原因让世界看到了他们的面孔。如果我在洼地里写作,那我永远不可能指望有世界目光向我投来。”

曹文轩

曹文轩

曹文轩长篇小说《草房子》

曹文轩长篇小说《草房子》


  曹文轩:我不是一个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

  “我们一直在

  贬低我们自己”

  记者:你对于作品中的性别观的反思,对于孤独是怎样的体验?

  曹文轩:首先,应该把我的成人文学和儿童文学切割开,尽管它们在文学性方面是完全一致的,但是在展示生活画面、生活情节时是有取舍的。不应该把那么大的女权主义理论那么简单地用在儿童文学上。我写的女孩并不是承担了我对性别观的认识,她承担了我对美学观的认识。面对一个作品,你首先要成为一个读者,再做一个解读者。

  孤独不是我有意为之,就是一个非常自然的感觉,这可能与我的成长、与我日后所接受到的知识的构造有很重要的关系。我的作品从来都是自然而然地表达我的情绪,因为我就是这样看待生命、看待世界,看待这个世界上所有一切的。

  记者:你觉得我们还可以做一些什么来更进一步扩展我们中国儿童文学的影响力。

  曹文轩:这个奖让我感觉最欣慰的是:它帮助我佐证了我对中国文学、对中国儿童文学的看法。十多年前我就说,中国最优秀的文学就是世界文学水准。批评界一直不太同意我的看法,我们一直在贬低我们自己。批评界的声音在说到中国儿童文学时往往会看不上,他们会眉飞色舞地讲世界儿童文学,却不会讲自己写出来的儿童文学。其实中国最优秀的儿童文学就是世界水准的儿童文学。

  安徒生奖评奖史上大概很少有所有的评委把票都毫无疑义地投给一个人。说明世界文学对中国文学的认识是如此一致。下面我们要做的就是,我希望中国的批评家、儿童文学的批评家,你对同胞们的好作品,也应当像欣赏西方文学一样来欣赏、对待他们。

  记者:之前你一直强调自己是一个不典型的儿童文学作家,获奖之后,还会这么认为吗?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