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疫区警察故事:千奇百怪的出警 都跟新冠肺炎有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0日 11:24:53

杨普(化名)是湖北的一名民警,他所在的县级市距离武汉约50公里,有百万人口。在疫情尚未明朗前,当地曾有大量居民往返武汉,包括从武汉返乡过年的打工者。

当疫情爆发点和重灾区被锁定在武汉后,大量目光也随之被吸引而去。一旁的小县城成了自顾不暇的「灯下黑」。

1月23号上午10点武汉封城,当天下午杨普所在县级市开始封闭道路和交通。为防控疫情,像所有医务人员一样,杨普这样的警察也要冲在一线。他们要连上24小时班,值守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医院楼外、进出城的高速路口,排查疑似感染者,同时处理着城市中各种琐碎却必须的事情,有些甚至令人无奈和发笑,比如对路人不戴口罩的举报、封城后逐渐紧张的家庭关系等。

防护物资都是缺乏的,大多时候他们只能戴上一层薄薄的口罩去抓那些企图闯卡的人。进入2月后,他们有了防护服,只有在医院和设卡点这种风险系数高的地方才能穿,「都是一次性的,医生们穿上后里面都穿尿不湿」。「你们也穿了吗?」我问。「我们不行。去执勤干警少喝水,下岗才喝。」虽然看似坚强,但恐惧也同样缠绕着他们,殡仪车拉着病逝的死者从旁经过时,杨普都会下意识辨别一下风向,怕病毒随着风吹来附在自己身上。

以下为杨普的口述:

庞谢

编辑 糖槭

1

现在接的警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接警都是盗窃、诈骗、寻衅滋事之类的刑事案件或治安案件,现在全部是关于口罩,再就是哪家里吵、打牌,千奇百怪的警,都跟新冠肺炎有关。

我们离武汉比较近,到武汉开车一小时,武汉封城前已经回来了几万人。前期市里要求每个区域出行的人必须戴口罩才能走。那时候接警有好多是因为在街上看到有人不戴口罩来举报的,说他没有口罩,我赶快打电话让你们来。我们去的时候还不是警车里带几个口罩,去给他戴嘛,没有办法。

之前有个智障人士,他有口罩,但他总是不戴,出去被人看到就报警,我们就拿着口罩发给他。等我们走了,别人又报警,说有个人不戴口罩,一去发现还是他。一天为那一个人要出好几个警。还有人因为买不到口罩跑到市政府吵,我接警去的,对方说我没有口罩,给我安排口罩。封城以后,还有要吃的、要菜的,什么都报警。

封城时间长了还出现一种变化,就是居家隔离的人家庭内部产生矛盾报警。因为规定只要出现一个新冠肺炎感染者,整个小区都要封掉,街道办和居委会派人值守。有个15岁的男孩在家待久了要出去,父母不准,怕有危险,儿子就和父母吵架,执意要出去,被父母打了,就打电话报警。没几分钟,他父母也报警说儿子还手打他们。

被封闭的小区不准出入,有的还封了电梯和楼道,进出困难,我们只能视警情把握去不去人家里。一般不去,一是怕人家里有病毒,二是我们接触人多,也怕给别人带去了病毒,彼此感染,只能通过电话跟报警人做工作。

我们叫对方打开免提,通过电话与小孩沟通,讲外出危险性的原因,也给小孩父母做工作,不要动手打小孩,叫父母也跟孩子检讨打人不对,孩子听后有安慰感受,情绪逐步稳定,同意待家里了。

还有一个妻子报警家暴,说丈夫待家久了就喝酒闹腾打老婆。接警后,给丈夫打电话不接,不好做工作,也是因为怕互相感染又不能去人家里,只能跟妻子做工作,她同意我们说法,等隔离完了诉讼男的。没别的法,干这些年都适应了,只有想办法解决矛盾,自己成了万金油,什么地方都能涂一点。

别人报110你就必须要去处理。有时接到一些警都很棘手,不好搞。大年初一,有个三十多岁的男的从封闭的小区里面翻墙跑出来,被街道办巡逻人员发现把他拉住,测体温发现他发热,他又不回去,这个时候就发生矛盾,他就打人。街道办的报警后我们就去了,我们也不能辨别出他有没有病毒,他说体温高是因为自己喝酒了,乱扯,这个环境下哪个相信他说的话呢。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把他弄到车上跟我们一起回派出所。

之前听专家说这个东西有唾液到眼睛里面去也会影响,就跟单位要求配发护目镜,所以当天我就戴了个口罩和护目镜。我们都很害怕啊,一个车子里坐着,我们就把车窗全部打开。到所里再查还是发烧,就通知卫生部门来把他带到医院检查才能够处理。后来我们用酒精把车子都消毒了。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