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西部动物小说之王野外“勘探”出的童话世界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0日 08:52:25

  刘虎:只想表达人和自然和谐才能共存

西部动物小说之王野外“勘探”出的童话世界

  1月10日,刘虎的动物小说系列新作《暴雪》新书发布会在京举行之际,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通过微信对刘虎进行了专访。

  兰州晨报:从工程师向作家的转变,是偶然还是发自内心的选择?

  刘虎:写作是我少年时代就有的爱好,迄今为止,依然是业余爱好,主业依然是研究地质勘探技术。

  兰州晨报:技术工作需要严谨的理性思维和逻辑,而创作则需要感性和虚构的形象思维,你认为两者之间有无影响或者是互补?

  刘虎:其实当下的很多作家都是理工科出身,这和生活本身的进步有关。从我个人的认知来说,我觉得科学的逻辑性、理性,有效弥补了自身形象思维的缺陷。

  兰州晨报:祁连山的动物世界有益于你的创作,能谈谈您在祁连山的生活吗?

  刘虎:我在祁连山的工作就是地质调查、地质勘探,用脚丈量大地,和大自然零距离,亲近泥土,很苦,生活很单调,但工作本身很有挑战性,也会遇到很多新奇的事,比如经常在牧民家投宿,了解民族风情,工作性质让我和野生动物可以零距离接触。

  兰州晨报:寓情于动物是为了更好表达一种思想还是有别的因素在里面?

  刘虎:两者皆有。总体来说,我认为万物是平等的,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说明人和自然应该和谐才能共存。因此我希望通过我的文本构建一个这样的生活场景。

  兰州晨报:工作与写作都需要合理规划时间,能否谈谈您的生活规律和写作习惯?

  刘虎:我的工作很苦,因为受季节和不可控因素影响(野外工作进度是难以把控的),也缺少规律,写作需要自己寻找时间。多数时候都是随手记录一些灵感,找空隙整理。这就需要牺牲游戏娱乐和休息时间。

  兰州晨报:能具体说一个您和祁连山零距离接触的故事吗?

  刘虎:这十多年里,我发表了大量的作品,却从来没有机会去写那部关于诗人和花海子的小说。最令我感到痛苦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关于诗歌的激情正日渐消减,像当下很多流行的作家一样,我的写作,也逐渐陷入了对颓废、萎靡等现象的描摹,作品总是散发着灰色的光芒,蕴含着强烈的绝望色彩,描写负面的能力远远超过了驾驭正面的水平。

  我第一次和花海子的邂逅,是在去西藏时路过那里。当汽车出敦煌、翻过当金山不久,一片闪烁着银光的水面就气势磅礴地汹涌进我的眼帘。那片横亘的、烟波浩渺的水域在苍莽荒凉一片焦黄的戈壁滩上显得突兀而孤独,那情景,像透了一个诗人在对着一块石头抒情。我也似乎突然从中为自己总是在发掘颓废之美找到了借口。

  说来也巧,当我们过了花海子,中途在大柴旦吃饭的时候,无意中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爱情故事:饭店的老板娘来自敦煌,她祖籍四川,父母是当年支边的知识青年。高中毕业那年,女孩和几个同学到花海子游玩,邂逅了一个大柴旦的小伙子,一见钟情,居然就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决绝地嫁了过来。敦煌之于大柴旦,无论是物质的繁荣还是外界的名头,应该都不是大柴旦能够比拟的。可是,这样的浪漫故事真的就在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发生了,在颓废之声膨胀弥漫的现实里灿烂地开放,《第十四对肋骨》就这样和读者见面了。

  兰州晨报:请您自我总结和评价一下自己创作目标实现与否?作品的价值与遗憾?今后的创作有何计划?

  刘虎:尽管我少年时代就喜欢文学,但并未将它当做事业,所以谈不上是否达到目标。我对自己的作品基本都是满意的,因为都是自己所思所想。当然,从艺术上讲,未来我还会尽力提高自己。我的创作没有明确的规划,因为我始终是一个业余状态。但我喜欢写作,因为它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目前我比较满意自己的状态。我未来会依然按照自己的兴趣去率性而写。正因如此,所以拒绝了多数约稿。当然,现在我已经逐渐清晰,会把主要精力放在甘肃,放在西部,让更多的人通过我的作品了解熟悉那片土地。

  兰州晨报:您对自己创作已经取得的成绩,最想感谢的一个人是谁?为什么?

  刘虎:我最想感谢的当然是原《儿童文学》主编徐德霞老师。是她从自由来稿中发现了我,并持续性给予关注和指导。最感动的是她会在鼓励我的同时,指出不足和缺憾,并指明如何修改提高。她编辑《儿童文学》37年,是当代中国儿童文学的活辞典,熟悉儿童文学创作、理论、作家和期刊及出版,了解童书市场,她个人的经历就是一部当代中国儿童文学史,所以她的指导对我的提高产生了巨大作用。 兰州晨报/掌上兰州记者 纪敏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