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唐诺、林俊頴、费滢:小说不仅仅是讲故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7日 17:58:39

原标题:唐诺、林俊頴、费滢:小说不仅仅是讲故事

【编者按】

费滢的《东课楼经变》近日在大陆出版。这部小说曾获得台湾台积电中篇小说奖首奖、联合文学报短篇小说奖大奖,费滢也因此被台湾作家朱天文、朱天心视为天才。早在这本书在大陆出版前,费滢就与台湾地区作家唐诺、林俊頴一起,以“听故事·讲故事”为题开讲,谈及这部小说,谈及小说的技艺等。以下根据这次讲座中部分内容整理而成。

讲座现场

唐诺:

费滢是完全不一样的典型,她小我很多,我们(编者注:唐诺和朱天心)认识她的时候,她在做《阅读骀荡志》,好像还在网上骂人。我的生涯到现在,从十八岁高中毕业,在所谓的文学圈子里生活,我见过非常多优秀的小说家,也见过一些天才的小说家,费滢是我看过最好的那几个之一,在我所碰到的人里应该不会超过三个——如果朱天心算一个的话。他们有一个才能——这好像是我的切肤之痛——小说这个文体,这个形式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障碍、没有门槛,一跨就进去,一写就像。好像一开始就可以用这样的文体表达,可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而不是写一篇像小说的作品。这是我为什么后来放弃写小说的原因,我试过很多次,我写的只是看起来像小说而已,而不是能够把自己认为想要说的,心里面真正认知的东西通过这样一个形式表现出来。

可是费滢并不是没有危机。她另外一个很特别的才分,如果各位从网上知道她一些过往的言论,可能你会觉得她是牙尖嘴利,得罪所有人,看什么都不顺眼。可是,刚好相反,我认识的费滢很奇怪,在文学界不容易看到,尤其在这个年纪,她是我看过的,很少数的,对周遭事物有各种奇怪兴趣的人。这一点对写小说是非常有利。但是这样的人通常有一个危机,她经常是太依赖生命的直接经验,而远离文字。费滢是一个好的阅读者,真正她的书写危机,我不知道,从她的作品来看,从我认识她到现在,从她年轻有为到现在看起来不年轻了——尽管比起我来她还是——她的作品相对少,这是她的麻烦,我不确定小说界能不能得到这个人,她也许会有她觉得更有意思更有兴趣的事情去做。冯内古特曾经说过,他家里最有才华的是他的二姐,可是他姐姐说,谁规定有才华一定要用?我目前看到费滢的文章都是在小说奖里看到,很像年轻时候的朱天心,朱天心那时候写稿子是为了要赚稿费零用钱,要买蛋糕或者是要怎么样。费滢高贵一点——我第一次读她小说是在台湾担任《联合报》评审的时候。那一年我为她力争,可是因为评审太糟糕了,所以那一年她没有拿到首奖——当时候她有个名目,在帮《骀荡志》募款,只好“劫贫济富”,那是台湾的稿费相对还比较有意义的时候,所以我看她最积极写作的时候好像是那时候,后来听到说她有什么故事在写,我始终没看到,每一个故事我听到都非常精彩,包括昨天又听到一个,有关贩毒的,做假钞的,非常奇怪的故事。所以我不确定,我想起博尔赫斯讲的一句话——某种程度上还有苏东坡——就是他们的天赋上,我们认为艰难的,对他们来说太容易了,所以他们对这个不在意,我当然很期待有机会留住这个人,但是我不敢保证。因为即使是这个《东课楼经变》算是她中篇的力作,也还是台积电文学奖得奖第一名的作品。费滢大概是我目前认得的人里面,单次稿费酬劳最高的一个人。

费滢《东课楼经变》

费滢:

我也觉得讲自己作品非常紧张,不知道从何讲起。我写东西很少,已经跟编辑们或者朋友讲过,简直是一鱼三吃,吃了六年。从2013年写完《东课楼经变》之后,没有写出新的东西,自己也没有感到任何压力,因为我是一个非职业的写作者。以前我的文章先得奖一遍,繁体版再出一遍,简体版再出一遍,物尽其用。在这里,再次讲自己的作品,只会让我觉得羞愧。我也很不擅长说写作到底会遇到多少困难,写作中总是有困难,总是有写不出来的时候,或者因为可以玩的东西太多然后放弃,也是有可能的。写作它是一个自己选择的结果。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不足为外人道也。

林俊頴: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