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红色故事㊶丨于萍: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5日 10:19:55

于萍: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几个五花大绑的人从弄堂里被推出来,其中就有于萍。小脚的奶奶冲得最快,想抱住自己的孙子,被人一把推开。于萍停下脚步,回过头,对着奶奶深深鞠了一躬,从容地说:“奶奶,我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于萍牺牲在浦江城南门外的道士坟乱葬岗。
这一天,是1945年农历八月二十五。有人说,那日傍晚的天特别阴沉,平时人来人往的浦阳镇下大街显得出奇的安静。大家都知道,要杀共产党了,里面就有林桂(于萍原名于林桂),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于萍,1920年农历十一月十七生于浦江县城下大街高台门。1942年参加革命,任金义浦抗日自卫委员会浦东办事处炉峰乡指导员。被枪杀时,年仅25岁。

红色故事㊶丨于萍: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

于萍母亲村子里的一个远方亲戚,是关押于萍地方的看守之一,他说:“林桂是硬汉,扁担打断了好几根,老虎凳加到五六块砖,就是不哼一声,汗和血把衣裳都湿透了,他把牙齿都快咬碎了,还是一句口供都没有……”
死前在狱中,于萍给父亲写了一封遗书:
我已注定死命,望爸爸不要过于悲伤,譬喻生一个不肖孩子。爱华近日就要生产,收回家中扶(抚)养。不孝儿于林桂似(以)此长别。

红色故事㊶丨于萍: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

于萍关押的地方离家不到一百米,从狱中赴刑场,得经过家门,一家人都等着,却无能为力。
于萍牺牲两天后,其遗腹子于文昌出生。
浦江第一批民先队员在于萍家宣誓入队
于萍是家里七代单传,一家人对他很是疼爱。牙牙学语时,父亲于荣绶便教他读书识字;到了五六岁,教珠算;一手毛笔字也写得端庄工整。从小到大,于萍都很优秀,用现在话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于荣绶喜欢把于萍带到店里,等于萍十几岁时,也放心让他一人看守。这家小店后来成为县城几个思想进步青年的聚集地,而且一度成为革命地下工作者的联络站。

红色故事㊶丨于萍: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

↑ 于萍父母(左)、遗孤于文昌(中)
与大姐于瑞珠母子(右)
据于萍后人介绍,于萍十三四岁时喜欢读书看报,家里的报纸订在于和记,每天第一个读上的往往是他。他还将报上的消息讲给家人们听,读到日本侵略的消息时,他一边读一边用拳头捶桌子,把手都敲红了。
学校老师教导:“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于萍回家后就把这八个字写下来,贴在墙上。
于萍投身革命,离不开一个人,他叫项荒途,浦江革命烈士,是于萍的姑表兄弟,后来成为于萍的姐夫。
表兄弟俩人一起长大。项荒途初中毕业后去了杭州,思想倾向进步,经常给于萍写信,还会寄一些进步书刊。从此,于和记楼上的那盏青油灯常常亮着。每一年寒暑假回来的第一个晚上,项荒途定是和于萍待在于和记的楼上,彻夜长谈。伴着夜夜星光,于萍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改变。

红色故事㊶丨于萍: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

↑ 烈士生前战斗过的地方——南山鲤水源
1937年,战争随时都可能发生,项荒途让于萍去一趟杭州,因不少书籍资料要运回浦江。那次见面,项荒途已经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简称民先),于萍迫不及待也要加入。项荒途让他再等等,等他的消息。
于萍从杭州回来后,每天盼着项荒途回来。在等待的日子里于萍没有闲着,找了几个小伙伴聊了聊,想着时机成熟,成批发展“民先”队员。
烈日炎炎,项荒途回来了。农历六月的一天,一群青年聚在于萍家的堂前,个个神情严肃。于萍的家人和街坊邻居都没有想到,这天浦江县第一批民先队员,在这里举行了入队宣誓仪式。
1938年春天,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浦江县大队部正式宣布成立。作为宣传部长的林岚拉上于萍,一起负责编辑出版队刊《吼声》杂志,宣传抗日,动员群众。
战斗在家乡,牺牲在家乡
1938年,中国人抗战进入到第二年。有失利、有不幸,也有团结。于萍时刻关注着时局变化,一心想投入到战斗中。可是,项荒途去延安大半年了,也没有消息。
终于,秋收结束,项荒途来信了。于萍和大姐于瑞珠(项荒途妻子)一同奔赴金华。此时,项荒途已是党从延安派到浙江工作的干部之一。
1939年到1941年,于萍接受组织安排,在云和县、东阳县政工队做抗日救亡宣传工作。也就是在云和县,于萍遇到了自己的爱人周琴。周琴的姐姐是抗日女英雄周冰,因此,于萍和周琴两人有着共同的志向,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党组织和进步团体都转入地下,继续战斗。于萍和周琴两夫妻在政工队的工作更是异常艰难。于萍斗志昂扬,常常和于瑞珠说,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中国人不会甘心做亡国奴。
↓ 烈士遗物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