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远年陈酒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7月11日 16:32:16

从前有个富翁,他对自己的地窖和吝藏的葡萄酒非常自豪。吝里保留着一坛只有他才知道的、某种场台才能喝的陈酒。
  州府的总督登门拜访,富翁提醒自己:“这坛酒不能仅仅为一个总督启封。”
  地区主教来看他,他自忖道:“不,不能开启那坛酒。他不懂这种酒的价值,佰香也飘不进他的鼻孔。”
  王子来访,和他同进晚餐。但他想:“区区一个王子喝这种酒过分奢侈了。”
  甚至在他亲侄子结婚那天,他还对自己说:“不行,接待这种客人,不能抬出这坛酒。”
  一年又一年,富翁死了。一个老人死了。像每粒橡树的籽实一样被埋进了地里。
  下葬那天,陈酒坛和其他酒坛一起被搬了出来,左邻右舍的农民把酒统统喝光了。谁也不知道这坛陈年老酒的久远历史。
  对他们来说,所有倒进酒杯里的仅是酒而已。

上一篇:老鼠与猫

下一篇:梧桐树下

你是否喜欢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2日 11:32:49
2019年07月12日 10:15:08
2019年07月12日 10:16:02
2019年07月12日 16:07:07
2019年07月11日 16:30:17
2019年07月12日 10:15:55
推荐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0:31
2019年07月15日 09:36:13
2019年07月12日 11:32:23
2019年07月12日 11:32:06
2019年07月11日 16:31:08
2019年07月12日 11:30:55
2019年07月12日 10:15:15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