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难忘云贵高原千里“追猪”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06:02:00

  时下,猪肉价格牵动着大众,我又想起了2007年时,作为梧州日报社记者,我千里追踪报道生猪的事情。

  2007年春夏时节,全国的猪肉价格处在高位运行,成为社会公众关注的热点之一。而广西梧州的生猪供应九成来自云南玉溪。为了让市民深入了解梧州猪肉供应的行情变化,在报社领导的指导下,我为此专赴云南玉溪深入了解生猪生产、收购、储运等方面的情况,从侧面对肉价上涨来个“望闻问切”,一组6篇的新闻稿件“新闻连载·追猪云贵高原”随之在《梧州日报》见报。

  千里远赴云南

  2007年春夏,由于梧州及周边的生猪上市不足,导致梧州猪肉价持续上涨。

  当时,市场上有不少市民埋怨,猪肉为何那么贵。为此,我策划了“追猪云贵高原”系列报道的方案并获准报道。随后,我找到有关专业运猪车辆。当时有十多辆载重汽车日夜行走于云南、贵州、广西三地,把云贵一带的生猪运向两广地区。

  我与一位姓刘的司机于2007年7月21日清晨从梧州市向云南出发。我们的车辆从南梧二级公路经南宁再向西,经过百色,取道贵州省兴义市,再进入云南省曲靖、昆明,到达玉溪市通海县秀山镇已是7月23日清晨8时多。

  为了争取时间,我在镇上的农贸市场找街边的一个水龙头,随便洗了一把脸,买了两只面包吃,便马上找《玉溪日报》记者奠正选帮忙,联系当地畜牧部门采访。

  当时,因为两广地区需求量大,云南玉溪当地生猪供应也较为紧张。

  我们采访了玉溪市峨山县小街镇樱桃寨养殖场业主普家寿。他说:“我们养的生猪基本上是定点供应梧州市场。我现在有1500多头猪,养猪的风险太大了。就拿今年来说,生猪疫情严重,一旦猪得病就可能血本无归。况且现在仔猪价格也很高,大批补栏的话投资太大,所以还要看准机会。”

  当日上午,我采访了多位有关单位负责人以及养殖户代表,得到了第一手资料和翔实数据,也采拍了相关照片。

  猪贩在云南省通海县秀山镇几个村收购到167头生猪装满车,已经是13时多,为了赶时间,我们连中午饭也没吃马上起程。

  被捏后脖无可奈何

  在采访中,我得知造成当时猪肉价格高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沿途的治理汽车超载,车主缴交罚款的成本加价于猪肉。

  午夜里,在云南曲靖国道的一个“治超”点,运猪车被拦截下来,虽然是盛夏,但高处不胜寒,围坐在火堆旁的三名工作人员称汽车超载要罚款200元。我穿着短袖下车进行采访拍照。我自报家门“记者”,两名工作人员冲着我喊叫“不准拍照”,随后其中一人一把捏着我脖子“请马上删除刚拍照片”。顿时,一名新闻记者的尊严全无,对方的理由是“侵犯了执法肖像权”。因为我担心对方如果扣押我们的运猪车,就更麻烦了,所以我忍气吞下了这口气,不与他们争论。我倒吸了一口寒气,允诺删除,在他们面前删除了和他们有关的几张照片。罚款交了,照片也删除了,他们也就放行了运猪车。此时,虽是盛夏,但我顿感寒凉,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油然而生。

  帮忙参与治疗病猪

  我们的运猪车从云南玉溪、曲靖,取道贵州兴义,经过广西百色、南宁、玉林、岑溪等地,日夜辗转,途中只换司机不停车。运输途中因为天气炎热气温高,死掉了11头猪。运输途中出现的死猪不能自行处理,要在动物检疫站按每头死猪100元交费作专门处理。途经百色市路段时,有六七头猪奄奄一息,司机用一些救急的土办法,如在猪耳朵处轻轻割一个小伤口放血,采用这样的疗法,猪就顺利保住了。当时,我也爬上车去帮忙帮助割破猪耳朵放血的工作,结果,这几头猪均获救。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