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国外文局走过70年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3日 11:17:52

  1949年10月1日,翻译家冯亦代和他的新同事们,有说有笑,从北京宣武门国会街26号步行到天安门广场。见证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荣光,他们对即将到来的新生活无限憧憬。

  新生活,是国家的,是民族的,也是每个人的。就在开国大典的同一天,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成立,乔冠华任局长,刘尊棋任副局长,冯亦代任秘书长。戴望舒来了,萧乾来了,杨宪益来了,爱泼斯坦来了,沙博理来了,魏璐诗来了……皆是一时俊彦,译遍华夏古今。新中国的对外出版发行事业,就此开启。

  时间不曾止歇,70年倏忽而逝。

  从当年的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到今天的中国外文局,从昔日的国会街26号到如今的百万庄大街24号,时钟的指针一格格划过,《人民中国》杂志社、《人民画报》社、《北京周报》社、《中国文学》杂志社、外文出版社、中国网,一个个鼎鼎大名的机构在这里挂牌,《毛泽东选集》《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孙子兵法》《本草纲目》《红楼梦》,一本本讲述中国故事的多语种著作从这里走向世界。

  国家的使者 

  1949年初,诗人戴望舒从香港回到内地。几个月后,他暂停了诗歌创作,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刚刚组建的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法文组。设施短缺,他就拿出自己的词典、打印机。人员不足,他就四处托人延揽人才。那时,翻译毛泽东的《论人民民主专政》是最紧迫的任务。身患严重哮喘病的戴望舒,为了节省时间,学会了自己注射麻黄素缓解病情。

  不久之后,印着“外文出版社”字样的法文版《论人民民主专政》终于与英文版、印尼文版同时问世,《人民政协文献》的英、法、俄文版也出版了。

  凝心聚力,翻译《论人民民主专政》,仅用了数月之功。精雕细琢,英译《毛泽东诗词》,则花了十几年的时间。

  《中国文学》杂志英文版刊发毛泽东诗词的英译,始自1958年。60年代初,一个由乔冠华、钱锺书和《中国文学》副总编辑叶君健等人组成的毛泽东诗词英译定稿小组成立了,目标是出版单行本。后来,赵朴初也加入进来,并请英文专家苏尔·艾德勒协助润色译文。经过“文革”数年延宕之后,小组成员还带着译文亲自到上海、南京、长沙、广州等地开讨论会,逐词、逐句反复斟酌。

  多年以后,叶君健还清晰记得,《毛泽东诗词》英译本最终出版的日子,是1976年的“五一”。此时,距最初刊发毛泽东诗词英译,已过了18年。

  翻译出版领袖著作、党政文献,这是70年来中国外文局始终肩负的光荣使命。

  2014年10月8日,法兰克福书展开幕,《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书展上首次亮相。这意味着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会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外文局编辑的这部图书,正式由外文出版社以中、英、法、俄、阿、西、葡、德、日等多语种向全球出版发行。

  在中国外文局,翻译出版图书有一套标准的流程:先是翻译人员把中文转译成外文,再由外国专家改稿润色,定稿专家把关,然后才经过三审三校,最终付梓。

  “我们在翻译出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版的过程中,为了保证译文准确、体例统一,除了一般的流程,后期还进行了十几遍的通读、校对。”外文出版社英文部副主任、一级翻译刘奎娟说,《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英文版不仅编校严谨,而且组建了一个实力雄厚的定稿人团队,在这个团队里,既有中国外文局的王明杰、徐明强、黄友义等资深专家,也有来自外交部、中央编译局的权威人士。

  英文如此,其他文种同样如此。据统计,截至2019年7月,《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已经出版了28个语种32个版本,海外发行覆盖16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国际社会读懂中国的权威读本。

  文化的知音 

  1952年,虽然几家单位都向翻译家杨宪益和他的英国妻子戴乃迭伸出了橄榄枝,但还是刘尊棋的计划打动了他们。

  “他早就有系统地把中国文学全部主要作品都翻译成英文的设想。他要我来主持这一计划。我将以‘专家’的身份决定该翻译、出版哪些作品,我还可以挑选一些书留给自己来翻译,乃迭和其他年轻的编辑、翻译可以帮助我完成这一任务。我很喜欢把未来很多岁月都用于这类工作的想法。”在自传中,杨宪益这样回忆。

  杨宪益夫妇随即收拾行囊,卖了房子,举家从南京迁往北京。在此后半个多世纪的翻译人生中,杨宪益与戴乃迭合作,把《楚辞》《关汉卿杂剧》《红楼梦》《老残游记》《鲁迅选集》等从先秦到现当代的百余种中国文学名著译成了英文。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