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湛江:英雄船工讲述红色经历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2日 11:13:35

原标题:“我们现在不付出,子孙就要付出!”

10月14日清晨,旭日升腾,阳光照耀在硇洲岛上的渡琼作战指挥部旧址,照耀出一个红色廉政教育基地的未来雏形。

一切的意义,只有离得足够远,才能看得真切。站在2019年回望69年前的来路,历史赋予了我们一把神圣的长镜——1950年3月的一个寒夜,在硇洲岛陆秀夫庙,在上千名黄屋村百姓的注目之下,20名参战船工在庙中喝鸡血酒歃血为盟,坚决与解放军携手参与渡琼作战。“我们现在不付出,我们的子孙就要付出!”为了给后人创造美好未来,带着对解放军的崇敬,船工们义薄云天。

七十载峥嵘岁月,壮怀激烈英雄歌。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践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原硇洲渡琼作战指挥部旧址的基础上,推进红色廉政教育基地项目建设。日前,该项目规划图出炉,打开了支援渡琼作战的硇洲船工后人尘封的红色记忆。记者来到硇洲岛重走烽火路,缅怀英烈伟迹。

军民情深:渔民冒险支援海练

陆秀夫庙屹立硇洲岛黄屋村数百年,斑驳的墙壁张贴着该村1950年参加渡琼作战的20名船工的英勇事迹。黄屋村村民小组组长黄美宏今年77岁,他的叔叔黄锡锦、大伯黄锡栋和叔公黄玉取均参加了渡海作战。

“当年解放军来到我们村附近的北港海域海练,我当时只有7岁,还没上学,不会讲普通话,但很喜欢和解放军接触,觉得他们可敬可亲。”黄美宏回忆,当年,黄屋村村民主要靠出海打鱼和海运为生,生活困难。解放军进村后,省下粮食送给个别贫困村民。

解放军白天在北港海练,跟当地渔民学习游泳和开船等;晚上有的在村周边安营扎寨,有的栖身陆秀夫庙。“解放军海练后,到陆秀夫庙前的大榕树下休息。他们大多是北方人,不知下海后不立即洗澡对皮肤不好。我们把大军带到庙前的古井边,打上井水给他们洗澡洗衣。”黄美宏等人坐在当年的榕树下,在时光交错中回首历史。那口古井依然幽深,沿用至今。

海练被潜伏在硇洲岛上的国民党特务发现,并报告给海口总部。解放军海练时,对方的飞机在北港上空盘旋,用机关枪往下扫射,一名村民躲避不及,不幸中弹身亡。

古老的陆秀夫庙熏陶黄屋村人几百年,潜移默化中铸就了黄屋人坚贞不屈的精神,群众很快走出悲痛和恐惧,更加坚定地支持解放军海练,并就地取材用竹子为解放军编织了救生圈。由于渡海木帆船有风才能起航,有经验的渔民常用罗盘等,为解放军预测潮汐和天气。

【史料记载:解放海南岛前夕,离海南岛三百多里的硇洲岛不容易引起敌人注意,船只和部队易于隐藏集中。1949年12月至1950年3月,由解放军四野383团1000多名官兵组成的渡海先锋营进驻硇洲岛,设指挥部于津前天后宫内,作渡海解放海南岛的战前准备;岛上渔民主动协助官兵熟悉水性,传授泅水、抗浪、掌舵、拉帆、驾船等知识和技能。】

歃血为盟:视死如归奔赴前线

参加解放海南岛的渡海战士大多来自东北和内陆,尽管经过2个多月的训练,但不少人还会上船晕浪、呕吐。为此,征集船只、船工,帮助大军渡海成了支前工作中重中之重。凡能参加渡海作战的船,一律征用。

硇洲群众纷纷积极响应,黄屋村就有20名船工船员踊跃参加,是硇洲渡琼作战船工最多的村庄,约占硇洲渡海船工人数的1/6。黄美宏家就有3人报名。叔叔黄锡锦年龄最小,只有16岁,但他说自己未婚无家庭负担不怕死;30岁的大伯黄锡栋,已成家但还没有子女,也踊跃报名;叔公黄玉取40多岁,虽有一个10多岁的儿子,也坚决投入战斗。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歃血为盟后,黄屋村参战船工怕走后家中老小无所依,纷纷将唯一值钱的家当——小艇小船变卖,把钱留给家人作生活费,自己往席草编织袋里装几件旧衣奔赴战场。“舍我其谁,我们现在不付出,我们的子孙就要付出。”为了给后人创造美好未来,带着对解放军的崇敬和信仰,船工们视死如归。

出征时,父母、妻儿、兄弟姐妹和其他村民扶老携幼前来送行,泪眼婆娑。他们忍痛泪别亲人后,到陆秀夫庙长跪不起,祈求渡琼作战胜利,勇士平安归来。

【史料记载:1950年3月10日,驻硇洲岛解放军1007名指战员组成第一渡海先遣营,分乘由硇洲渔民掌舵的21艘木船,在硇洲岛起航,于次日上午在琼东北地区的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成功登陆,胜利完成首次秘密潜渡任务,对解放海南岛战役起了关键作用。】

劈波斩浪:支援夺取最后胜利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