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评论:中国儿童文学创作须摆脱“取悦别人”的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9日 15:08:52

原标题:评论:中国儿童文学创作须摆脱“取悦别人”的心态

  原标题:致敬!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经典

  主持人的话

  在昨天闭幕的第二届上海国际童书展上,一场以致敬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经典为主题的论坛,将众人的视线汇聚到了原创儿童文学。亲子阅读越来越受重视的今天,相比引进儿童文学,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却受到冷落。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作品难道不如国外的?今天的中国作家能否书写经典?

  A 致敬老一辈的经典作品,关注具有经典潜质的新作

  主持人:第二届上海国际童书展上,您主持了以“致敬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经典”为主题的论坛,将大家的目光聚焦到了中国原创儿童文学,为何选择这样的主题?

  梅子涵:中国的原创儿童文学作品总体水准未必能够与欧美比肩,但是,中国曾经有很好的儿童文学作品。五四时期,在缺少世界儿童文学作品参照的情况下,当时的作家们靠着天赋写出了很好的作品。今天,我们向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经典致敬,因为在老一辈作家身上,我们读到了文学的安静,他们对语言讲究且富有个性,他们的作品中,有着浓烈的情感,可以品味到那种真实的乡下泥土的味道、城市马路的味道。他们的作品用符合儿童阅读的语言写得天真幽默,并且对儿童成长给予恰当的引导。那个年代,没有版税,作家们的创作态度是真诚和负责任的,出版社的审稿是严格的,编辑是内行的。在读他们创作的经典作品时,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的努力。

  主持人:今天,中国的家长们在为年幼的孩子选择读物时,似乎更倾向于国外的儿童文学经典,为什么?

  梅子涵:人类优秀的文学作品应该是大家共享的,好似满天星斗,哪颗亮大家就看到哪颗。读者买书时当然有自己的选择标准,认为国外的作品更好,所以买引进版图书,很正常。

  老一辈的中国作家们创作了很多堪称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未来的经典是在过去的经典的基础上站起来的,今天,依然有许多作家在认真地写作,并且,创作出了具有经典品质的作品。出版社应该多关注那些安静写作的作家,给那些具备经典品质的作品,更好的推广和宣传。

  B 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切莫“老死不相往来”

  主持人:任大星先生已九十高龄。上世纪五十年代,您的《吕小钢和他的妹妹》就已获得全国第二次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一等奖。在您眼中,经典儿童文学作品有哪些?这些作品具备哪些特质?

  任大星:我从小是个书迷,根本不知道小说之中还该分什么“成人小说”和“儿童小说”。我可等不得长满了胡须才去看《水浒》《三国演义》《聊斋志异》和《福尔摩斯探案》。从当时的情况看,不光我是这样,凡是喜欢看书的孩子都是这样。就我所知,到了现在,喜欢看书的孩子也还是这样。正因为这一客观存在的事实,我想阐明一个观点:专为孩子们出版的所谓儿童小说,并不是爱读小说的孩子们非此不可的必需品。

  英国作家笛福的长篇小说《鲁滨孙漂流记》问世时并不专为儿童读者出版,但由于它广受儿童读者喜爱,结果成了一部世界公认的优秀儿童小说。再如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等经典作品,也都是这类“老少咸宜”的儿童小说。中国也不乏这样的作品,吴承恩的《西游记》,也应该是事实上的儿童小说。

  现代意义上的儿童小说,我国起步较晚,直到五四新文学运动以后,才为我国的现代文学奠定了基础,也为我国的现代儿童文学奠定了基础。当我还是一个小书迷的时候,我便有幸读到了使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而且对我嗣后的创作产生深远影响的一些现代儿童小说。我指的是鲁迅的《故乡》和《社戏》,还有冰心的《离家的一年》和《寂寞》等。鲁迅和冰心的这四篇作品,从文艺心理学的角度看,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以情动人,以作品所包含的富有艺术感染力的真情实感打动读者的心,引起读者感情上的共鸣,使之进入美好动人的艺术境界,从而得到审美的愉悦。台湾作家林海音的中篇儿童小说《城南旧事》,也有同样的艺术感染力,同样广受小读者的喜爱。上述作品,全都应该当之无愧地称为中国现代儿童小说中的经典作品。

  在当代文学领域,叶圣陶的短篇儿童小说《半年》《一桶水》《邻居》《儿童节》《一个练习生》等;老舍取材于新加坡生活的长篇儿童小说《小坡的生日》;张天翼表现贫富对立为主题的中篇儿童小说《奇怪的地方》;记者华山的中篇儿童小说《鸡毛信》,足以代表我国当时儿童小说创作的最高水平,称之谓儿童小说的经典作品,决不过分。

  主持人:您是否关注中国原创儿童文学创作的现状?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