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曹文轩:儿童文学苦难阅读不可缺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5日 16:22:40

  为何曹文轩能成为首个获国际安徒生奖的中国作家

作家曹文轩

作家曹文轩

《草房子》书封

《草房子》书封

《根鸟》书封

《根鸟》书封

  作家曹文轩获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成为中国首位获得“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4月4日,该奖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书展开幕式上公布。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亚当娜在宣读结果后说道,“曹文轩的作品书写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他的作品也非常美丽,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挑战的榜样,能够赢得广泛的儿童读者的喜爱”,“用诗意如水的笔触描写原生生活中一些生活中真实而哀伤的瞬间”。

  作者利用了丰富多彩的中国资源

  国际安徒生奖被誉为“儿童文学的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儿童文学领域的最高荣誉。该奖由国际少年儿童读物联盟(IBBY)于1956年设立,在全球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每两年评选一次,旨在奖励世界范围内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插画家。

  国际安徒生奖为作家奖,一生只能获得一次,表彰的是作家一生的文学造诣和建树。此前曾有多位中国作家及插画家获提名,但从未有人得奖。此次,以《草房子》、《火印》等众多作品被读者熟知的曹文轩经过评审会投票,从五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颁奖前,曹老师说‘你们都这么紧张激动,我怎么自己没有什么感觉呢’,获奖后曹老师也很平静,他对世界儿童文学有自己的判断,虽然他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奖项,但他对自己的作品一直很有信心。”随同曹文轩参加颁奖的“曹文轩儿童文学艺术中心”副主任张昀韬告诉早报记者。

  事实上,在参加2015年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时曹文轩就曾告诉早报记者,“中国儿童文学其实已经处在了一个非常高的水准上,可以说已经在国际水平线上。不再是原来那种教化式的、文学功能性很差的层面,我想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至于市场上一些滥竽充数的作品,是这个市场发展的必经过程。”

  “我越是遇到重大的事情越显得平静,这完全是一种本能。另外,我也做好了精神准备,不得奖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因为全世界就五个选手,对手都是非常强的。不得完全有不得的理由,得也有得的理由。”曹文轩告诉早报记者,“我看到获奖最大的理由是,‘作者写出了别人无法写出的东西,它是独特的。利用了丰富多彩的中国资源,而这个资源是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不具备的,作者的国家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为写作的人准备了一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资源’。”

  曹文轩还表示:“我可能是一个特别讲究文学性和艺术性的作家,从选择文学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是如此固执地讲究文学性和艺术性的结合,而这一点正好符合国际安徒生奖评奖的重要标准之一。”

  强调儿童文学的“苦难阅读”

  不同于多数基调欢快的儿童文学作品,曹文轩的作品以苦难见长,其中折射了他对儿童文学的创作理念。

  早在1995年4月在台湾访问期间的演讲《写童书养精神》中,曹文轩就指出:“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儿童文学是让儿童快乐的一种文学。我一开始就不赞成这种看法。快乐并不是一个人的最佳品质。并且,一味快乐,会使一个人滑向轻浮与轻飘,失去应有的庄严与深刻。傻乎乎地乐,不知人生苦难地咧开大嘴来笑,是不可能获得人生质量的。” 去年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曹文轩也指出儿童文学中“苦难阅读”不可缺少。让他感到奇怪的一点是,不少家长在避讳“苦难”这个主题。“家长似乎认为,回避了文学作品中的苦难,好像孩子就没有苦难了。他们完全回避了今天孩子们的真实情绪、状况,也回避了自己的过去。如果整个社会都强调孩子太苦了,要给他们放松,这反而是不利于孩子成长的。”

  什么是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曹文轩表示:“一部文学史,85%都是悲剧性的,儿童文学也不例外。比如安徒生童话中《海的女儿》、《卖火柴的小女孩》都是给人带来忧伤和痛苦的。再比如《夏洛的网》、《时代广场的蟋蟀》、《小王子》都有淡淡的忧伤。我还特别喜欢前苏联作家艾特马托夫的《白轮船》,通过一个七岁孩子的悲剧性故事,把富有寓意的神话、孩子的幻想与严酷的现实紧密交织在一起。当我们说忧伤时,并不是让孩子绝望、颓废,而是一种对生命的体验和认识,生活本来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这是成长必须经历的阵痛。”

  对提升中国儿童文学的世界地位有重大意义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