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五个留守儿童的故事

作者: 文学驿站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28日 18:31:49

五个留守儿童的故事

梁晨曦、梁盈盈、梁跃越三姐妹的故事

2018年3月8日,我回到了阔别29年的老家——四川省达州市宣汉县清溪镇白鹤村九社。

金黄色的油菜花耀眼夺目,随着微风摇曳摆动,犹如聚集在一起的千万个少男少女,不,是千万个留守儿童,正在翩翩起舞,点缀着有些荒淡的青山绿水和被翠竹松柏掩映着的有些冷清的村舍。

我和社长符泽岗穿过铺满油菜花的田地,走过两个蓄满清水的堰塘,来到了梁晨曦、梁盈盈、梁跃越三姐妹的家。她们三姐妹的爷爷奶奶跟我是三十二年前的老相识,没有经过队长的介绍,我们就打起了招呼。

她们的爷爷叫梁启成,今年65岁,高高的个子,满头银发,笑容可掬,淳朴憨厚。

她们的奶奶叫符泽玉,今年66岁,中等身材,隐约感觉还是32年前的那个样子,见人有说有笑,声音爽朗,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是一位好大姐;现在看上去更觉得是一位好奶奶、好母亲了。

“爷爷——奶奶——”一个右手拿着铅笔,左手拿着图画本,大概有五六岁样子的小女孩儿从屋里跑了出来,可能是看到来了陌生人,很有几分害怕似地投向了正在与我和社长屈膝聊天的爷爷的怀抱。

“爷爷,我要画画。”小女孩儿非常腼腆,在爷爷的怀抱一边偷看我们,一边小声地说。

“好的,你画吧。”小女孩儿的爷爷一边将图画本打开让小女孩画画,一边同小女孩儿的奶奶一道向我们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在爷爷奶奶怀里撒娇的小女孩儿叫梁跃越,2012年生,今年6岁,在本村的村小学读幼儿园(现在的白鹤村小学已变成幼儿园了,附近的适龄小学生都到淸坪中心校上学去了)。梁跃越有两个姐姐,老大叫梁晨曦,2004年生,今年14岁,在淸坪中心校读初二。老二叫梁盈盈,2006年生,今年12岁,在淸坪中心校读六年级。她们都在学校寄宿,只有礼拜六、礼拜天才能休息。她们一般是礼拜五下午的三四点钟回到家里来,礼拜天下午的三四点钟再到学校去。

她们三姐妹的爸爸叫梁文华,1976年生,今年42岁;妈妈叫蒲传琼,1981年生,今年36岁。爸爸妈妈都在广东那边打工,爸爸去年在一个企业单位当保安,妈妈在一个电子工厂上班。爸爸妈妈今年春节回来与她们和爷爷奶奶一起过的年,前几天农历正月十三又出门打工去了。今年还是走的广东惠州,直到昨天(农历正月二十)还来电话说没有找到工作,还是耍起的(外出打工的,一般都找不到长期固定的工作,一般都是今年干了,不管明年)。

她们的爸爸一生坎坷,命运多舛,八岁时贪玩摔坏了腿,留下了终身残疾,在医院治了好几个月,不但花尽了她们爷爷奶奶的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2012年在家养猪,不慎把三轮摩托车开翻了,又摔坏了胳膊和腿,在医院躺了一年多,花了近20万,不但花光了自己几年来养猪挣的钱,还欠了七八万的外债。这次摔得非常严重,整个胳膊基本上残废了,一点都使不上劲儿,至今钢板还在胳膊里面没有取出来。后来,2016年在广东打工时,由于腿带残疾,行走不方便,加之胳膊又使不上劲儿,不慎又从梯子上摔了下来,把脚摔坏了,连住院治疗和在家休养又花去了近一年的时间。

她们姐妹三人的家,由于爸爸的多灾多难,至今还住着上世纪80年代由爷爷奶奶建盖的已经破旧不堪的砖瓦房。近一两年,由于爸爸妈妈都到广东打工去了,她们跟着爷爷奶奶才住在了一墙之隔的大爹梁文权家里。她们的爸爸妈妈虽然这两年在广东打工,但由于夫妻俩没有什么专长,加之爸爸的身体状况,干不了体力活,只能给人家企业单位看个门什么的。因此,每个月挣的钱,除去日常生活开销,就所剩无几了;就算他们省吃俭用,一年到头也就刚刚够交她们三姐妹的学习费用和春节回家过年,往返的交通费。如此下去,她们的爸爸妈妈何时才能存下一点钱,偿还以前欠下的外债啊,更别说还想翻盖一下旧房了!这个问题也是她们的爷爷奶奶一直以来最担心和最着急的!

她们的爷爷奶奶给我们介绍这些情况时,中途流了好几次泪,特别是她们的奶奶几次都到了泣不成声的地步……

由于3月8日是星期四,梁晨曦和梁盈盈在学校没有回来,我没有采访到她们,于是,第二天下午的两三点钟,我在表弟王军的陪同下又来到了她们家。刚到时她们还没又回来,等了半个小时她们才回来。

热点文章
2019年07月11日 16:33:11
2019年07月11日 16:33:24
2019年07月17日 11:33:39
2019年07月29日 20:03:31
2019年07月30日 15:21:50
2019年08月10日 09:43:12

热门标签